永恒网 >> 日志文章 >> 爱情故事文章 >> 正文
海面上的春风一吹想起谁
时间:2010年07月05日来源:作者:字体[放大 缩小

  我不离开你,像岛屿自始自终在海洋里

  一

  雅安是一个岛屿城市,常年下着阴霾细雨,你感觉不到寒冷却也没有炎热的一个城市,而那时的林歌只是一个戴着黑色边框眼睛身材瘦弱毫不起眼的一个女生,记性不太好,每次出门后才发现自己忘记带伞,到学校时总是被淋成了落汤鸡,眼神羞怯躲闪的回到坐位上将头放得很低。

  谁注意她呢,没有人注意到她,像那漫无边际的任何一滴海水一样在浩瀚的海洋里存活着,她不敢憧憬未来的美好,更不能去想象将来的某一天自己会和喜欢的人做一些情侣间才会做的事,牵手,亲吻还是拥抱。想到这里她的脸刷的一下又变得很红了。头也快低到桌子下面去了。

  林歌喜欢的男生是同班的坏小子周晨,成绩很烂还爱打架,听说还在外面和一些混混玩得很好,可以说是黑白两道都有朋友,林歌听到这些的时候表情是漫不经心的,手里还不停的忙着在练习本上演算,同桌和别人说起时耳朵却不住的认真听了起来。

  她也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周晨的,或许是中学入校时她帮了自己,那一天林歌被班里恶作剧的男生用脚拌了一下,林歌摔得将脸都贴在了地面上,周围顿时爆发出一阵轰鸣的笑声,林歌的脑袋乱极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怎么也不肯掉了下来。就在这时周晨出现了,他眉头紧皱的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很担心的问她,有没有受伤?

  那时的周晨一点也不坏,皮肤白、长睫毛,棱角分明眉目如画的一张脸,一进学校就惹得很多女生连连尖叫哪里来的美少年,不过十二三岁的年纪,却为了少年羞红了脸,动了情,其实周晨并不是像林歌想的那样对她特别,那时的周晨对任何人都很好,很多女生作业他也不厌其烦的帮忙解答。

  第一天,他的身边都围着很多人,第二天也是,第三天还是,林歌没有机会对他说一声谢谢,也没有勇气告诉他,她喜欢他。不过她还是过得很快乐,像小鸟一样,他们之间的坐位只隔了两个人,她微微偏偏头就能够看见他俊秀的侧脸和眼波流转的神情。

  这样美满而哀伤的岁月,林歌过得并不觉得很辛苦,在她的心里,除了抚养她长大的姥姥外,就属周晨对她好了,但具体是哪里好,她也说不上来,但是,她还是那么热情的远远的看着她,就像海洋里的水围绕着岛屿一样,他没有离开,她能每天看到他,不就好了么。

  林歌就是这样一个单纯且坚韧的女孩,一旦认定了一件事就是很多头牛也拉不回的那种,表面看上去懦弱羞怯毫不起眼,骨子里却是有种韧劲,小宇宙爆发会很坚决的那种女孩,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周晨在一个暑假后惊天动地的改变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二

  那是他们十五岁那一年,他们刚刚升入本校的高中部,林歌拼了命才考入周晨所在的A班,就在她和其他女孩一样忐忑的期待周晨时校园却像炸开了锅似的。

  林歌怎么也忘不了那个场面,周晨诡异的红色头发,他耳朵上闪闪发光的耳钉,嘴角若有若无的微笑,以及他的奇怪装束都像极了酒吧里的那些小混混小痞子,所有人都惊呆了,这是周晨吗,是吗?有好事的女生们对他的改变想象了千万种版本,有的说是失恋了,有的说是父母离婚对他产生了厌世情绪了。

  也是从那一天起,周晨成了坏小子的榜样,上课睡觉,当众和老师呛声,不交作业还交了很多女朋友,每天都能看见他身边奇异装束的女生和不同的面孔,他的嘴角是上扬的,坏坏的表情,可眼神里的冷漠让林歌还是吓了一跳,这是当初那个体贴善良的周晨么,她有些混乱了。

  他还是在A班,在他和班里的男生打架和老师抬杠不交作业等恶行后,听说是他有钱的老爸把这些事情压不下去的,可这些都是流传的版本,真相是什么,谁也不知道。尽管如此,学校的很多女生对周晨还是抱着飞蛾扑火的决心,有的运气好能够成为他一天或两天的临时女友,有的只是在得到少年的一个亲吻后被其他的女生们嫉妒的撕破了脸。

  他不是故意的,一定不是故意的,林歌毫无底气的对自己说道,就连老师接连两三声叫她的名字也没听见,同桌忍不住推了推她的胳膊她才突然从坐位上站了起来,脸涨得通红,什么话也说不出,也不知道老师是生了什么气,对她又是一阵的教训。这让胆怯的林歌羞愧的快抬不起头来。

  她用眼角瞄了一眼后排爬在桌子上呼呼大睡的周晨后莫名其妙的生了气,她红着眼睛突然跑出了教室,一个人躲在角落难过起来,她觉得自己就是这么没出息,可她就是没有勇气去问他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就是没胆量告诉他她一直都那么相信他的。林歌突然的就哭了,为了周晨像小兽一样双手抱着脑袋呜咽起来。

  这是林歌在父母离世后掉的第一滴眼泪,为了心爱的少年流的眼泪,那么珍贵。父母发生车祸那日林歌也在车上,她目睹了那次惊心动魄的生死离别,母亲死死的将她抱在怀里,父亲将身体盖住自己和母亲,后来她活了下来,父母却双双离世了,出殡那天姥姥来家里接她,她温柔的眼里闪烁着泪光,却不忍心责备林歌,只是拉着她的手说,孩子,别难过,留下你是上天给你父母最好的礼物阿。

  姥姥出生在一个大户人家,举止优雅谈吐不俗的名门闺秀,在国外留过学,会很多种语言还会弹钢琴,在混乱的年代却看上什么也没有的姥爷,然后一起私奔了,尽管在贫民人家的颠沛流离很辛苦,却没有让姥姥丢掉她天生的优雅气质,姥姥永远都不会很大声的说话,在林歌做错事也不会骂她,只是沉默着要她自我反省。

  尽管没有父母的陪伴,但姥姥的照顾还是林歌的童年生活十分幸福。姥姥也在无形中教会了她很多做人的道理。可是却没有教给她怎么去爱一个人。

  三

  很长一段时间,林歌变得很不爱说话,郁郁寡欢的模样,回到家中常常站在阳台上发呆,房间里偶尔会传来姥姥弹钢琴的声音,有时会是京剧的咿咿呀呀,听不懂词,她却觉得很悲伤。

  这些姥姥都看在眼里,却什么也没问她,只是在饭后偶会问起她在学校的生活,或是有没有交到要好的朋友,而林歌也只温和的笑着说一切都很好,也有交到要好的朋友,她不想让姥姥替她担心。

  姥姥看着她毫无波澜的脸却突然叹了一口气,说,林歌,你就是太顺了,没有棱角,做人做事交心交友是需要情感的,淡淡的虽然很好,可是人有时候就会需要一些热情来点燃生活的激情,不然,人的一生就太乏味太枯燥了,那和死去又有什么意义呢。

  当时的林歌并未听懂姥姥的话,只是觉得很难过,后来,林歌还是和周晨分开了,在第二年的暑假还没到来时他就消失了,老师也只是在上课时淡淡的带过一句转学就将周晨的一切抹去了,好似这个人从来不曾存在过,好像过去林歌喜欢他的那些年也不存在一样。

  姥姥是在林歌十九岁那年去世的,距离周晨离开已经一年多了,雅安的雨还是无休止的下着,整个城市笼罩着一层薄薄的大雾,下葬了姥姥之后林歌离开了雨城雅安。没有卖掉老房子,钢琴也还在,就像姥姥没有离开时一样,她期待着某一天再回来时姥姥还是那么优雅的看着她微笑,而周晨也还是当初那个问她有没有受伤的少年。

  大学是在一个北方城市,空气干燥,和雨城相比反差很大,林歌润润的皮肤在这里的人看来简直是天方奇谈,大家都觉得林歌很有气质,换上隐形眼镜后,解开了常年绑在脑后马尾辫后,林歌突然有种说不出来的美丽,她的五官不是最精致的,眼神也不是最魅惑的,但她却成了最特别的。

  每天来告白或送礼物的男生络绎不绝的,同宿舍的女生们羡慕又嫉妒的问她有没有喜欢的,良久才得到她否定的答案,她还是想着他的吧,那个温柔的让他流泪的少年。不过她却没有想到这一生他们竟然会再次相遇。

  那一天是同宿舍的苏微的生日,相邀了很多朋友去酒吧玩乐去KTV唱歌到处游荡,还说着要给林歌介绍一个男朋友,林歌推辞不过还是去了,后来回想起这些她总会念叨着如果当时没有去,会不会就碰不到他,她会不会就像这样平淡生活着,然后找一个爱自己的男子了此余生呢。

  苏微是和林歌不同种类的女孩子,她画着浓郁魅惑的状容,性感的低胸群和傲人的身材,笑起来很勾人的那种女生,林歌觉得如果她对一男生随意一勾手指一定会马到成功吧。想到这里林歌突然很轻的笑了起来,可当她顺着苏微妖媚的笑声抬头时却看见一张熟悉又陌生脸。

  她第一眼就认出他来了,眼睛迅速的红了,好在灯光昏暗没人注意到她,但苏微还是拉着他站在林歌面前,得意洋洋的说,林歌,这是我男朋友,周晨。一样的眉眼,一样的气质,一样的他。那个她日思夜想,难过流泪的他。而他的身边换了那么多的人,可为什么没有一个是她呢。

  林歌在洗手间看着自己苍白的脸有些疲惫,从手袋里慌乱的翻出一包烟点了活狠狠的靠在墙上吸了一口,袅袅的烟雾在空中挡住了她略显悲伤的眼睛,周晨是有些诧异的,在第一眼看见这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女孩他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可眼前这个脸色苍白无力靠在墙边抽烟的她却让他忍不住想要上前抱抱他。即使他们的相遇如此的戏剧化。

  可还是遇见了。

  四

  收到周晨的简讯是在一个阳光热烈的午后,宿舍里就只剩林歌一个人在,当她看见从苏微手机里背下来的号码时惊喜极了,他问她,要不要出来走走。林歌想也没想就应了下来。

  温度快要达到了四十度了,林歌还是一如既往的白色长裙,而周晨在阳光下等他,熟悉的容颜让林歌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这是她第一次离他这么近,她的脑袋刚到他肩膀,能闻到他衣服上淡淡的薄荷味,凉凉的沁人心脾。

  那一次的约会林歌几乎是问一句答一句的,笨拙羞怯的样子好像一下子回到了他们的学生时代,而周晨也只是很自然将手放在她柔软的头皮上说,你真是像个小孩子,那一天的你肯定是别人吧。说罢还自顾着哈哈大笑起来。不绝于耳。

  后来周晨带她去了他的地下乐队,都是一些很年轻的男孩子,看她的眼神是友好善意的,在周晨不在一旁时一个叫阿三的男生很小声的告诉她说,周晨好像很喜欢你噢,以前他都没有亲自带过女孩子来这里。

  从那之后,林歌就常常出现在周晨乐队排练的地方,有时是帮着做一些事情,有时只是在一旁看他们表演,周晨每次见到表情恬淡的林歌时神情也不自觉的变得温柔起来。只是他们谁也没有拆穿,或许是不敢拆穿。

  后来,还是被苏微撞见了,她愤怒的冲过来就要扯林歌的头发,却被周晨挡住了,双手却不住的想要打她,嘴巴里骂着很难听的话,可林歌却镇定的看着她的闹剧,从容的拣起地上被睬了几脚的包转身离开了。

  在那之后周晨给她打了好几次电话她都没有接,她只是一个人拼命的回忆过去,什么事也不管,而苏微搬离了宿舍,再也没有出现过,日子一下子又恢复了平静,而周晨就像多年前一样消失了。没有他的任何消息。

  这一切似乎发生得有些诡异,每次林歌问起苏微时宿舍的女友都是一脸疑惑的问她,苏微是谁?到底是哪里出了错,哪个环节丢了一节,林歌糊涂了。

  大学毕业之后林歌还是回到了雨城,住进老房子里,职业是在一所中学当老师,也有同事或朋友给她介绍男朋友,却都被她拒绝了。几年后她还是一个人,有一次在街上遇见以前同宿舍的女友居然有了孩子,问起她时还感叹着她和以前一样没变呢。

  大学四年也没见交过一个男朋友,安安静静的不像是人类。好像风一吹就会消失掉一样,林歌笑得有些勉强,还是问起了苏微,女友疑惑的表情让她突然没了力气,沮丧的回到家,站在阳台上看着马路外面的那片海,春风吹拂过海面时淡淡的味道迎面扑来。

  这真是一个没头没尾的故事,谁知道林歌是谁呢,谁又会管周晨到底存不存又有什么重要呢,现在的林歌还是会常常告诉她的学生有一个永远的爱人周晨,他温柔的表情和动人的声音让她着迷,可是他却迷路了,找不到回家的路。所以她一直在等他。

  在她心里,周晨就是海面上的春风,湿漉漉的,温柔的,一吹,她就会想起他。心理医生告诉她这个病是臆想症,会把现实和虚幻混淆,病因则是缺少爱。不过,谁又会在意呢。世界上缺爱的人那么多,爱却那么稀薄,如果没有,那就自给自足吧。

编辑:东方起航点击数: 会员收藏][保存到收藏夹][我要投稿
部分图片或文字来源于网络, 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发生侵权行为, 请及时告知. 我们将在确认后作删除处理
Copyright © 2008 yh31 All Rights Reserved. 永恒网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