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网 >> 日志文章 >> 爱情故事文章 >> 正文
如歌誓言,暗许了地久天长
时间:2010年07月10日来源:作者:字体[放大 缩小

  以为是用誓言哄骗年少的我,何曾想暗许了地久天长。

  【一】

  汾:央儿,汶是不错的男子,温柔体贴,适合你。

  央儿:这里以前不叫“如歌”吧,我记得十年前它是J市唯一的一家咖啡厅。

  汾:我猜想他会是你一看见便能喜欢的人,我了解他。

  央儿:十年前的名字是“誓言”,“誓言”“如歌”真好听。

  汾:我也了解我的央儿,乖,去吧去吧。

  柒月流火,汾开车载我到一家叫做“如歌”的咖啡厅,她摇下玻璃窗,示意我下车。

  我们的对话总是这么前言不搭后语,这一次,又一起忽视彼此的话语。我知道,汾是不乐意继续我的话题,当然,我也不乐意听她说那个要和我相亲的男子,我们就是这样各不相让,还不争吵。

  我下车,回头给汾一个暧昧的眼神,并且摆手道别。

  时隔10年,我不再我在是躲在小角落一脸愤怒地看着自己依赖的男人与其他女子相亲的妙龄少女。今天,我在汾的安排下,在她与茗曾今约会过的地方,与一个叫汶的男子礼貌相亲。烈日照得我有点头晕,我就这样打定主意,要给他讲一个故事。若是他喜爱故事里的央儿,那么,我也乐意与他交往下去,迎合汾的心意。

  我一点也不在意坐在对面的男人,怎样看待我和我的故事,他可以不当真,即便是当真,也可以否认故事中林央儿的拙劣演技。

  我需要一个陌生听众,不认识林央儿,不认识茗。他可以认识汾,可以在某一时刻不经意地与她说起林央儿今天说过的故。我是有私心的,我希望今天的话可以转达到汾的耳里,让她知道林央儿和她一样不可能忘记茗,但是,林央儿一点也不恨她抢走了茗的爱情。

  【二】

  如若合适,我是要嫁给你的;

  那么,我给你讲一个关于林央儿的故事,用最为真诚的方式。

  我是林央儿,是的,就是汾介绍的女子。不若她口中的温婉,我原本就是一个不可一世的骄傲女子。开始约会之前,你必须先听我讲个故事。不长,它涵盖了一个女子生命中最美好的十年,这十年里所有关于爱情、亲情的故事,我都要告诉你,以示真诚。

  我可以在你面前的咖啡完全冷掉之前讲完,你要是不乐意听完,可以借口上洗手间,我会自己回去,茗不会责怪你。 伤感日志

  好的,林小姐,谢谢你如此坦诚,我愿意安静地听完你额故事,但是,我并不打算用自己的故事作为交换,请原谅。

  我点头。眼神自汶的眉宇移开,窗外阳光火一样肆虐,远处的树梢一动不动,依旧有人和车辆心急火燎的行走。

  这个天气和十年前像极了。这是我第三次来这家店了,我大概是记得第一次来这里是十年前的柒月,也是这样子热的天,我出门的时候小心翼翼地卸下茗送我的四叶草项链,我怕我的汗水弄脏了他给予的幸福。那一日,我小尾巴一样尾随茗,他进的就是这家咖啡厅,那个时候它的名字叫做“誓言”。

  十年前32岁的茗是来与汾约会的,我偷偷跟随的那一次,应该不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了。他们不像我们现在这样面对面坐着。我看见茗走到窗口的位置,坐到汾身边,她右手拿着小手绢替他拭去额头的汗,我刚刚好看到她的脸,知性典雅。那个时候的她大概是我现在的年龄,也许还小一些。

  我就躲在这个地方,点了一杯爱尔兰咖啡。不知那里来的自卑让我低下了头去,茗,爱的原是这样的女子,我一生都不可能成为。

  【三】

  故事在记忆中面目全非;

  我迫切地需要有一个人告诉我,那个时候我错了或是对了。

  我灰溜溜读回到家里,一个有只我、奶奶还有茗的家里。原本我应该唤茗叔叔的,他是父亲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是爷爷和奶奶离婚后再取的媳妇带来的孩子,在我爷爷与她母亲尚在人世事,他和我父亲一起生活了近十年。

  茗总是告诉我,他小的时候,我父亲十分爱护他,给予了他父亲一般的呵护,因此得知我父亲病逝,母亲改嫁出国,丢下我和奶奶无所依靠的时候,便毅然地决定收养我,照顾年迈的奶奶。

  我的奶奶实在是可怜女子,中年离婚,晚年丧子,到了跟老一些,变性格古怪,易怒,间接性神志不清。我的记忆中只有茗待我一直甚好,给予呵护与关照,给我买一切我喜欢的东西。我的父亲来不及给予,以及我母亲没有给予过的关心和爱护他都全全奉上。我喜爱他,每一次他帮夹我喜欢的菜到碗里时,冬天帮我倒热水泡脚时,陪着我去看医生时,浅浅笑着说,你的父亲,我的哥哥就是这样的。我喜爱这样的茗,14岁的央儿还能够见到24岁的茗,彼时,内心已经满满是欢喜。

  彼时,还是爱做梦的,因此我一直幻想着,有一天可以嫁给茗,不是有可能吗,我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于是我下意识地,每一次早家长一栏中我只写奶奶的名字,不写他。我想有一天我长到他那么大了,他许是会娶我的。

  我告诉茗,我的喜爱,他笑。我用年轻的狡黠试探他,茗叔叔有一天不要我了,我该怎么办,我要去死的。

  呸呸呸,只要我活着,就不会让央儿去死,这句话,地久天长的有效。

  你发誓?

  我发誓。我与央儿相伴,地久天长

  十四岁的时候,我用少年的聪颖骗得茗的誓言,从此奉为信仰。我猜测,这是默许,默许我一辈子与他在一起。

  【四】

  然后,我的年纪加了六岁

  茗的年龄也加了六岁,汾出现了。

  好吧,时间回到十年前的柒月。那天我从“誓言”跑出去,一见着外面的太阳,就觉得满目眩晕,居然昏倒在门口。我醒来的时候,茗正在一旁给汾倒水。他说,天热,你要多喝点水。这一句原本只属于我的话,这个女人分享了。我转过头去,林央儿,你就要没有人要了。

  后来,我脾气古怪、神志不清的奶奶拿着扫把跑了进来,作势要打死我这个不要脸的孙女。我坐起身来,我那里不要脸了,你说,我那里不要脸了。是的,六年来,我无所不用其极地赶走了茗所有的结婚对象,奶奶以为我又要故技重施了。

  我爱茗是不要脸的行为吗?这后一句始终没有勇气连带着说出。我的眼睛死死地跟随茗的身影,他一边同汾道歉,一边好生地送奶奶出去。等到,房间里剩下我和汾的时候,从她的眼神里,我看到了疑惑。

  她是何等聪明的女子,与我打招呼,介绍自己。她说,我是汾,你是央儿吧,我听你叔叔提起过你。多么的伤人。

  我二十岁那年,关于茗和汾的风波才刚刚开始,可是我突然没有力气打击汾,讨好茗了。那个时候我在J城念大学的最后一个学期,住在家里。是的,我承认,当初就是别有用心的不要与茗分开。开学之后,我搬到学校,收敛起所有的喜爱,想试着做一个听话乖巧的侄女。

  这样子做完全源于,二十岁的央儿,突然有了羞愧之心。我并不是一开始就是不可一世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女子,我试着退宿和让步。

  【五】

  也许骨子里有太多的骄傲成分;

  一时,我又不能接受茗和汾要结婚的事实。

  我搬到了学校,原本想眼不见为净地成全。有一日,有个叫顾洋洋的女生来宿舍玩,她说,见到自己的姑姑和男朋友压马路试婚纱,真是好看极了。我早早打探好了,她是汾的侄女,于是心提到嗓子眼,还故作镇定地试探,你姑姑是叫汾,当医生的那个顾汾吗?得到肯定答案后,我愣在原地不能动弹。他终于要安定下来了和那个叫汾的女子。

  我从14岁长到20岁的六年里,茗,不是没有交过女朋友。有一个叫细儿的女子爱茗至深,她是与我交手最用心的一个。我们撒娇、讨好、吃醋、生气,用这些烂俗但有成效的招数博得一个男人的更加喜爱,过程中,我几乎每每败下阵来。我在懊恼之余,窃喜。

  茗,一直是不爱强势女子的,细儿太得势了,不好不好。事实证明,我是了解茗的,他们很快分手,那怕她一哭二闹三上吊用尽心思和力气。

  细儿事件之后,茗受挫很大,包括工作。我安慰他,央儿总是在你身边不离不弃的。他捏我的脸,小破孩,你终归也是要嫁人的。

  我终归是要嫁人的,他终归是要娶别人的,这是茗的意思吧。原来他早早的预言了,现在他终于要娶汾了,我突然没有力气与她争锋了。

  我跑回家去,见他趴在电脑桌前睡着了。我靠近,他醒来好看地笑着看我,唤我央儿。眼泪早已泛滥。茗,我好怕,怕你不在了。

  他理理我前额的发,傻孩子,你怕什么呢。

  我不知道,只是好想好想哭。

  我怕什么?我怕他有了汾,不能再给予我一丝一毫的疼爱了。

  【六】

  若我早知结局如此,一定让他们好好相爱;

  可是来不及了。

  我又变成了,那个百般阻挠女子,只是再也不是胜券在握的那一个了。茗许是真爱上了汾,我的撒娇、讨好他全全收下,只是不再纵容我使坏了。汾与其他女子也不相同,她不与我争风吃醋,相反处处体谅爱护。我有种败下阵来的感觉。

  茗说,你们以后是要一起与我生活的人,也要好好相爱。我想我真的败了。只是心里隐隐的不服气,茗说过要与我地久天长地在一起的,这才多久。

  他们的婚礼定在第二年的“十一”,在此之前我决定去f市念研究生。林央儿在这场“茗争夺战”上败下阵来,溃不成军,决定撤退了。那一刻我以为,自己在茗的心里是和以前的细儿一样不重要的女子,那么,我也不让他为难,安静些走就是了。

  9月份我到了F市,一切似是要重新开始了。我告诉自己,既然爱茗,那么让他与相爱的人在一起才是最好的,林央儿你长大了,要明白这个理。

  “十一”借口课业繁重没有回去。那一日,深夜接到茗的电话,口齿已然不清晰了。他说,相见央儿,央儿快点回来吧,我以为他是喜酒贪杯,醉的不清。于是,赌气似的说着祝福,借口夜深挂了电话并关机。

  后来我知道,汾在那个晚上给我打了许多许多的电话,打到手机没电了,茗就让她用医院的公用电话重复地打。次日,我醒来,正沾沾自喜昨晚没有哭泣,汾的电话让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是哭泣了。

  汾:央儿,茗在昨晚走了。

  我:走了是什么意思?

  汾:再也不会回来了,我们谁也见不到他了,我早知道的,只是原以为可以再过几年的。

  我:什么意思?

  汾:我以为可以等到我为他生个小孩,然后找到匹配的血型……我起先是她的医生,他早早得下了重病,只是没有说与你听。

  时至今日,我不记得当时自己是怎么挂的电话,也不记得怎么辗转就回到了J市,我记得自己没有哭,不是不伤心,不是没有眼泪,只是我不相信,我以为只要我回到了J市还可以见到茗的。我的生命里见证了许多生命的逝去,我慌张哭泣过,可是这一次我不相信。我在活火车上甚至这样告诉自己:林央儿,要是见到茗和汾,你要笑着说,真高兴你们可以在一起,你要给予他们最好的祝福。

  【七】

  故事讲完了。

  你是否也不喜欢故事里的林央儿。

  我抬头看着对面的男子,摆手拒绝他递过来的烟。我答应过汾不再碰烟草,你不要来诱惑我。汶掐灭了自己手上点燃的烟。

  那么,后来呢?这些都还是十年前的事情,这后来的十年呢。

  后来,后来林央儿离开了J市离开了F市过着流浪儿一样的生活,只是,每一年“十一”都要回来J市的,因为想念茗。

  可是现在是柒月。

  嗯,我决定留下来了,然后在汾的安排下,与你在“如歌”相亲。她说你是一个,我会喜欢的人。

  他笑。我真喜欢故事里那个叫林央儿的女子最后成全茗和汾的样子,那么的懂事,和让人心疼。那么能让我试着照顾你吗,也许我可以。

  我笑,用不可一世的神情。是的,可以试试。

  林央儿,我是你的故事里,顾洋洋的哥哥,我叫汶。

  汾,这个女子就是希望我小她一辈,这下好了,连自己的侄子也要拉下水祸害一番了。她是认定我们家人就要喜爱你们家人还是怎么?不过,故事里还有一句话。林央儿和汾一样不可能忘记茗,但是,林央儿一点也不恨她抢走了茗的爱情。

编辑:东方起航点击数: 会员收藏][保存到收藏夹][我要投稿
部分图片或文字来源于网络, 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发生侵权行为, 请及时告知. 我们将在确认后作删除处理
Copyright © 2008 yh31 All Rights Reserved. 永恒网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