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网 > 日志文章 > 爱情故事文章 > 正文
难以割舍的离别
时间:2017年10月25日来源:作者:字体[放大 缩小

        我使劲的看了看四周,这会儿正走到一个人烟稀少的胡同

  “什么标志也没有…看不到什么字,只有个小卖部“
  “那你快点打车吧!一会手机没电了就真的谁也找不到你了,老师肯定会带着我们所有人出去满北京找你的“
  “我没带钱啊“
  “你打车到花家地西里的东门,就是咱们每次去那买画材的那个门,我去那接你给出租车司机付钱,快点快点!“
  “哦“
  下车的时候看到N把头埋进膝盖里坐在马路牙子上,看样子她应该在这等了很久了,心里不禁一阵愧疚
  “N…“
  N一个激灵站起来跑到这里给出租车司机付了钱,然后看着眼睛肿得像金鱼一样的我
  “天啊恩浩,你到底怎么了啊,家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啊?有事你怎么不跟老师说就出去了啊”
  “家里没事”
  “啊?那…你不会失恋了吧?“
  我没说话
  “唉…”N长长的叹了口气
  “那你也不能这样啊,你走那么远万一出事了老师和我们可怎么办啊,去哪找你啊,再说了你出事了你爸妈怎么办啊...那你吃饭了吗?”
  “没有...”
  “快走,去吃点东西吧恩浩”
  “吃不下”
  “吃不下也得吃”N扯着我的胳膊几步走到了旁边的烧烤摊,叫了一些羊肉串和两个烤玉米,迄今为止我依然认为那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烤玉米。后来的一些年里,我回去过很多次,每次往返坐近四个小时的车,地铁转公交再打车一段,只为了回去看一眼熟悉的小区熟悉的街道,还有那个熟悉的烧烤摊
  那天晚上我和N聊了很多,我把和J经历的所有好的坏的,不堪的,都一股脑倒进了N的耳朵。N也跟我讲了很多她的过往,因为父亲的酗酒父母在她不到6岁时离异,父亲再婚后却把全部精力和爱给了第二任妻子带来的养子,鲜少关心N的生活,N从小和单亲妈妈相依为命,家庭关系简单,整个童年基本上就是来往于学校、自己家和姥姥家之间
  如果不是今晚听到这些,很难想象眼前这个单纯善良,言谈举止像个小孩子一样不谙世事的N,是个从来都没有父爱的孩子,更难以相信的是,N真的算是标准的美女,却连遭两任男朋友劈腿,找了更性感妖艳的女人而把她甩掉。我看着面前这个乐观到发着光的N,突然觉得自己现在经历的一切都那么渺小,是啊,失恋了又能怎么办呢,生活还是要继续,要么就这样沉浸在颓废的状态里无法自拔,荒废爸妈的期望和自己的前途,要么尝试着面对新生活
  我和N一直聊到烧烤摊打烊,看了一眼表,夜里两点半。
  从那之后我们从画室里的熟人,变成了真正的朋友。那段日子里N用她的乐观把我拉出了失恋的阴影,我断了和J的联络,听死党土豆说,J好多天都红着眼,也没见Z再来过
  画室里有一个叫W的男生喜欢N,W虽长得并不高大,但干净又斯文,唱歌很好听,画功也不错,画室里暗恋他的女生不在少数,我知道的就有三个。在们到北京画室两个多月的时候,W公开对N展开了追求,N偷偷的跟我说这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并委婉的回绝了W。本以为这个事在此便告一段落,没想到画室里那几个喜欢W女生开始视N为情敌百般刁难N,比如吃饭的时候故意把N挤到一边(我们画室是有阿姨给做饭吃的)、每天走路故意撞N从不道歉、几个人扎堆一边指着N冷笑一边窃窃私语,等等一些小女生好笑的小把戏,有几次我都看不过去告诉N要懂得反击,不然对方会得寸进尺,但N生性胆小,从不敢招惹任何人,也就一直忍了下去
  那天画室里是一堂水粉课,画到一半时N把笔刷拿去卫生间洗干净后,走回来路过其中一个“情敌”X时不小心一只笔刷掉在了X的脚边,N看了看笔刷并没有弄脏她的衣服,加上X平时没少欺负N,捡起笔刷没说道歉就径直的回到了座位上
  “有的人怪不得画画的时候都要带眼镜啊,原来是眼睛瞎啊,呵”
  X开始阴阳怪气的嘲讽N,我扭头看了看N,她正不动声色的重新调颜料准备继续画画,并没有打算反击的意思。没想到另一个平时和X一起欺负N的女生从鼻子里挤出一声冷笑后接了话茬
  “哎,别跟瞎子一般见识,没爹教的人就是和正常人不一样,没家教呗”
  我心里咯噔一下,我知道父亲这个话题是N心里不能揭开的伤疤,那晚在烧烤摊时N和我聊了很多关于她和父亲的事,N的父亲很爱养子,即便那个“儿子”和N的父亲并不是一个姓氏,却几乎从不给N打电话,也不过问她的生活,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N的存在。N太想得到父亲的爱,却只能在每年春节时去奶奶家看父亲一眼。从小到大,父亲都是她致命的软肋
  我再扭头看N时,她已经丢掉了画笔,咬着牙气得浑身发抖,努力让灌满了眼圈的眼泪不掉出来,看到N忍气吞声的样子,我气得热血直充头顶,噌的站起来走过去一掌掴翻了那个女生手里的画板和调色盘
  “贱嘴!我他妈忍你很久了!欺负人欺负到头上了是吗”
  然后和那个戳N软肋的女生扭打了起来,直到老师过来把我们拉开,那天之后我和N的关系更近了一步,成了无话不谈的挚友
  在来到北京第四个月的时候,听说我们老家的一个师哥刚从央美毕业了,是央美名列前茅的高材生,在海淀那边开了自己的画室,老家的美术老师来电话说,让我们一起从老家来的几个人都转学去师哥的画室学习,所有人对这个决定都表现得很兴奋,唯独我没有说话
  每个人都开始打包行李,也和老师定好了退学的日期,在离开前的第二个晚上,我和N约好再去那个烧烤摊搓一顿,作为临别的散伙饭
  “今天这顿必须让我请你,等下次你在师哥的画室放假出来找我玩的时候再请我,所以你可不能赖账喔,记得一定要约我”
  N拿着菜单站那点了好大一堆东西,然后走过来坐在了我对面的小马凳上,当她坐下来的那一刻,那种难以割舍的感觉突然在我心底怦地炸开,生怕过了明天就再也没机会见面了。我贪婪的看着N,看着看着眼眶就红了,迅速偷偷抹了一下眼角后抬起头,发现N也湿了眼
  “哎呀这是干嘛呀,又不是永别是吧,每周都休息一天说见就能见啊,望京和海淀一点儿也不远呢”N连眼泪都没擦就咧开嘴笑着说
  “N,我不想走了…”
  “啊?真的吗?可是…咱们出来学习的事都是老家美术老师安排的,你自己能做这个决定吗”N的眼睛突然开始放光
  “我觉得应该能把,毕竟学费是我自己交的“
  “哦,可是…你为什么要留下来“
  “我不想和你分开…要走这一刻我突然发现…我好像...喜欢你“
编辑:慢灵魂点击数: 会员收藏][保存到收藏夹][我要投稿
部分图片或文字来源于网络, 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发生侵权行为, 请及时告知. 我们将在确认后作删除处理
Copyright © 2008 yh31 All Rights Reserved. 永恒网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