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网 >> 日志文章 >> 伤感日志文章 >> 正文
今宵酒醒何处?睡了还会醒吗
时间:2011年05月11日来源:作者:字体[放大 缩小

  沉睡了千年的身体,从腐枝枯叶里苏醒,是夜莺凄凉的叹息,解开咒语,遗忘的剑被谁封印,追随着箫声和马蹄,找到你——”

   醒着?梦里?时间追溯到千年以前,放慢历史的脚步,聆听着战场上撕裂的绞杀,战士们身披铠甲,手持盾剑。硝烟滚滚的边塞战场,被肃杀的气氛紧紧包围。与其说这是场战争,不如说这是一场生死的决斗,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醒世剑,传说中的一把绝世好剑。长袖一挥,一身刀光剑影。告别你,在风餐露宿的长途跋涉中,我握住我的宝剑踏上了征途。“土国城漕,我独南行。”再多的依依不舍,再多的念念不忘都将深埋心底。临别时,你拉着我的手,含泪对我说:“夫君,不要走。不要走。”你的声音深深窜入了我的心底。誓言眼前依稀,但为了国家,为了能在战场上一洒英姿,求得功名。又奈何?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我咬咬牙,骑上马,伴着哒哒的马蹄上路。

   今宵酒醒何处?睡了还会醒吗?我从不怕死,但第一次有了这样的念头,征战数年从没有过,我内心突然有种难以言喻的悲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北宋诗人范仲淹写下“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时的心情,我想我此刻方得以明白。

   “ 醒酒汤,哈哈,醒酒汤……好啊”一疯汉拦住我,“你要醒酒汤吗?”怒火在心中烧,“你觉得我需要这个吗?”我的心在怒吼,醒世剑在震动,透露着杀气,我知道剑出壳必饮血,这个疯汉不值得,何况大敌当前。号角响起,鼓声响彻天际,硝烟弥漫。使命,我的使命来了。最光荣的牺牲,是英雄的宿命。战场上的我是如此英姿飒爽,一心为国,杀敌立功。抱着:“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的心情。

  我告诉我自己,只有醒着才能在战场上崭露头角,醒着才为了能建立丰功伟绩。我苦练一身武功为的是什么?铜雀春情,金人秋泪,此恨凭谁雪?堂堂剑气,斗牛空认奇杰。“杀——”随着一声充满杀气的令下,几万大军冲上前去,面对强有力的敌人大军。我们毫不畏惧,睨柱吞赢,回旗走懿,千古冲冠发。“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我满腔的热血,化作飞舞的剑影。战争,征服的欲望好象一个巨大的旋涡,以无法抗拒的力量,将所有人席卷入内。四面边声连角起,长河落日孤城闭。战场一步步变成血场,四溅的鲜血汇流成河,战士的头颅一个接一个落地,长歌当哭,英雄无畏。杀气,剑气,都化作我无穷的力量。“成王败寇”在我脑海里时时铭记,当落日的余辉再次降临时,我再也没有力气;手里的醒世剑再也无法拔起,老朋友啊,你也累了吧!那一瞬间,我倾倒在地,努力睁开双眼,只见敌人的那把剑深深刺向了我的心脏。啊!这是英雄的宿命!

  那一瞬间,我突然觉醒,什么功名?什么利禄?什么杀敌立功?什么乱世春秋?都只不过是过眼烟云。生死才是人生的真谛。战争是如此的无情,死后,我什么也没有带走。

  我看不清未来和过去,分不清生死的差异,不带走喜悦或遗憾,离开这里。离开了深爱的你。

   梦醒时分,岁月尘封,破晓和月牙在交替,我穿越过几个世纪。睁开眼睛,如梦初醒般地面对这片黄色的土地。夜是狼深邃眼睛,孤独等待黎明。

编辑:东方起航点击数: 会员收藏][保存到收藏夹][我要投稿
部分图片或文字来源于网络, 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发生侵权行为, 请及时告知. 我们将在确认后作删除处理
Copyright © 2008 yh31 All Rights Reserved. 永恒网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