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网 > 日志文章 > 亲情友情文章 > 正文
回忆我的外公外婆
时间:2017年01月23日来源:作者:字体[放大 缩小

  人生是一段段的经历,那些难忘的亲恩情义厚重如山。每当想起已故的外公,我都会鼻头发酸、泪珠滚动。慈祥本分的外公是那个年代最朴实的一个印记,这个印记给我无尽的怀念和薪火不断的信念。
  
  我对外公外婆感情很深。他们在37年前失去了唯一的孩子—我的妈妈。我不记得妈妈长什么模样,那时我只有3岁。在我5岁时,我随父亲到了陌生的武汉,在我离开他们的前一天,天空飘着鹅毛大雪,外公对我说了两句话,他说:“孩子,今后无论你到了多么繁华的地方,多么富贵,也不要忘记你的根在这翠竹遍布的山村,无论你说别的什么语言,也不要忘了你的家乡话。”我一直铭记着他的这两句话,这也是至今我对家乡有着深深的眷念之情,对家乡话没有忘却的原因。我在姑爹姑妈家住了10年。外公外婆把妹妹抚养到12岁。记忆中第一次对外公深刻的印象是在我妹妹12岁时来到武汉上小学6年级,外公挑着扁担,一担大米,一担家乡特产品来到后妈家。他黝黑的脸上淌着汗水……之后我便几乎每半个月的周末都骑一个半小时的自行车往返于姑妈与后妈家,来看望照顾我的妹妹,帮她洗头发、洗衣服辅导她学习。后来,在我18岁那年,我和哥哥妹妹被后妈赶出家门,我们三姊妹同甘共苦,那时的我很苦,照顾管教妹妹,承担所有家务,自己还得上大学读书,半工半读,每周有三个晚上得去别人家做家教,挣的钱贴补家用,哥哥每个月只有450元,加上我的300元,我们三姊妹就这样过了几年。在那几年,我和妹妹每个月都会给二老写几封信,问候着、思念着、牵挂着。那时的我泪往心里流。
  
  在我高中毕业后回湖南老家看望了他们,外公外婆对我说起了我的往事,那时我母亲去世后,爷爷奶奶担心父亲不容易再找媳妇,就要外公外婆把我和妹妹送给别人家做孩子。他们二老为这件事和我爷爷奶奶大吵了一架,外公说了一句让我终生难忘的话:“就是讨米也要把这俩孩子拉扯大”。如果不是外公的这份情义,如今的我,可能不会再见到我的妹妹了。我与他们住了10天后就回到了武汉,在我离开他们的那一天,也是记忆中第二次对外公深刻的印象。外公站在高高的山岗上眺望我,我走在乡间弯曲的小路上,三步一回头,直到山岗上那个佝偻的背影变成模糊的影像……大学毕业后,我就负担起了外公外婆的生活,每三个月就寄钱给他们用。我几乎每个月都会给他们打好几个电话。外婆对我说,每次外公接完电话后都会流泪哭好久。
  
  后来我成家了,直到结婚那天,我父亲始终没有来看我没有参加我的婚礼。公公婆婆有些不悦,但是当他们看到外公外婆挑着12只自己辛苦喂大的土鸡、一坛子猪油、花生、黄豆、玉米等作物来到他们家,看到老人朴实的脸上挂着汗水时,他们眼眶里闪着泪。外婆对我说,他们在看我的途中下起了大雨,他们着急赶路赶长途汽车,淋着雨前行。衣服湿了又干,没顾得上换。我那天偷偷地哭了,眼睛红红的。
  
  风雨无情,噩耗袭来。在我离开他们二老两个月前的一天,外婆哭泣着打电话给我,说外公得了肺癌,时日不多了。她没有告诉外公病情,我们都不忍心告诉他,我急忙赶回去看望,几年不见。外公苍老了很多,头发全白了,看到他那瘦削的身子,我心里非常难过。由于工作繁忙和其他原因,我只能照顾陪伴他们一个多星期,在我临走前一天的下午,外公从木箱子里拿出几张黄符纸,一支毛笔,一本符字样本和一盒红朱砂,说是要给我和哥哥妹妹每人写一张平安符,平安符会保佑我们三姊妹平安幸福一生。每个字的笔画很多,他写了两个字后就写不下去了,咳嗽得厉害。我含着泪接过毛笔认真地一字一画地写完了所有的符。外公脸上挂着笑……在我与他们离别的那一天,外公外婆泪如雨下,我没有掉泪,就在我坐上乡村摩托(山路弯曲,摩托是唯一的交通工具)他们看不到我正面的那一刹那,我的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洒下来,那一刻,我感到自己的心在痛。
  
  过去多年,这个带有外公温情和祈愿的平安符就贴在我家门上。往事总是如烟如缕,始终让人难以忘怀;感情总是如深似海,却又让人哑口无言。
  
  不善言辞的外公一生与人为善,与外婆谨慎地过着平淡的日子。对我们三姊妹有无尽的慈爱和想念,每年他都会到翠竹遍布的山上挖竹笋,晒干后给我们留着,我们偶尔过年回去看望,便会一人分一大包,我知道这些美味的笋干来之不易,倍感珍惜。外公还是制作豆豉、红薯片、干豆角等食物的高手,每当我回到老家后,他都会全部如数家珍般地拿出来给我。家乡的落花生格外好吃,无论炒熟的还是生吃,都带着浓浓的乡土气息。
  
  有许多难忘的回忆如烟挥之不去,每每追忆我的外公,都是那么的亲切。光阴如梦如幻,年复一年,改变的是容颜,不变的是情怀。外公慈善的容颜永远定格在我心间。外公,您一路走好!您将永远活在我的心中!
  
  自从外公过世后,乐观宽怀的外婆就沉默了许多。外婆今年79岁,身板硬朗。她的母亲,我的100岁的老外婆依然健在。外婆内心坚强,有什么事情她不会搁在心里,我与她和外公生活过5年,那是我幼年时期,脑海中有依稀模糊的记忆,年轻时的外婆爱美爱打扮,身上和家里总是收拾得干净整齐。做得一手好饭菜,外婆说话和声细语,抑扬顿挫,笑声爽朗,她的声音是山村的银铃,是晚霞中动听的旋律。伴随着炊烟袅袅,那纯朴的容颜和话语给了我心灵的慰藉。这些年我回去的次数少,只是在小学毕业、初中毕业和高中毕业以及多年前回过老家。每次回去她都会带着我到周围乡邻们的家里串门,让我看望和问候乡亲们。而我依然会用熟悉的家乡话和他们聊天,纯朴的外婆和乡亲们关系极好。她还是远近闻名的大媒婆,帮助不少年轻人成就了美满的婚姻。外婆有什么病痛不轻易告诉我,有什么头疼脑热腿疼的,她从来不吃药,说喝几杯菩萨茶就会好。她和外公一生虔诚信佛,每次我打电话给她,她都会让我初一、十五拜拜观音菩萨,家里摆一杯菩萨茶(她自己种的茶叶),说菩萨定会保佑我在外出行平安的。一生向善的外婆而今偶尔接她的老母亲一起住住。有时候我给她打电话陪她聊天,她就会忍不住诉说对外公的思念之情,说在房子里走来走去,感觉外公的身影就在眼前。我都会把话题错开,说些让她开心的事情,要她好好保重身体,她的百岁母亲还健在呢,好好健康快乐的活好当下就好。以前当我的经济条件不太好的时候,我除了寄钱给她和外公,还会寄一些衣物给他们。两个老人从里到外从上到下的衣裤鞋袜几乎都是我置办。后来接外婆坐飞机来到北京我的家住过,见到外婆,就会亲自带她去买他喜欢的新衣服穿。她回到老家后就会穿上新衣服,自豪地告诉左邻右舍,这是她的外甥女买的。我知道外婆害怕孤单,便时常打电话陪她聊天,叮嘱她走路慢点别摔着。外婆年轻时走路风风火火,可以走好几十里山路,现在年岁已高,时常腿疼,我买了钙片和保健品快递给她吃,要她保持好的心情,活到120岁。外婆在电话就会乐呵呵地说,不要那么大年纪,年纪大了成妖精了,我说道,家有一老是一宝,外婆成老妖精了也漂亮……说着说着,外婆就会哭起来,我知道这是外婆开心的泪水。我多次想接外婆来北京和我一起生活,她不愿意过来,说落叶归根,不习惯京城的生活。我理解她的想法,唯有时常给她打电话,慰藉老人。寻常百姓寻常事,可就是这些平凡的小事情构成了我们一朝一夕的生活,就让我们一生铭记那些陪伴过我们的人,那些点滴真情,那些给予过我们恩情的人,是这些点滴真情构成了我们生活中最好的回忆。
  
  龙业红,1976年3月生,祖籍湖南益阳,现居北京。职业翻译,热爱诗歌与散文。系世界华语诗歌联盟常务理事,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湖南省株洲市诗词协会会员、第二届理事会理事。从2008年始在省市级刊物上发表各类题材诗歌,入编《2014年中国百家诗歌精选》、《新诗潮》、《参花》、《当诗歌遇到互联网——世界华语诗选》等选本。2013年出版诗集《枫叶正红时》荣获2013年度网络时代十大知名诗人、“2015年度中国城市文学优秀诗人”称号。荣获2016年第三届世界华人爱情文学大赛现代诗歌一等奖等诸多奖项。

编辑:慢灵魂点击数: 会员收藏][保存到收藏夹][我要投稿
上一篇:外公,我们去吃三鲜豆皮吧 下一篇:没有了
部分图片或文字来源于网络, 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发生侵权行为, 请及时告知. 我们将在确认后作删除处理
Copyright © 2008 yh31 All Rights Reserved. 永恒网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