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网 >> 日志文章 >> 网络爱情文章 >> 正文
网恋的残酷
时间:2011年05月07日来源:作者:字体[放大 缩小

  网恋在网络上发生,以网络为主要沟通工具,充分运用网络通信的各种方法,如E-m a il、ICQ、网上聊天室、BBS、网络虚拟社区等来表达感情。发生在虚拟空间的网恋过滤了金钱、容貌、身份、家世等外在条件,没有地域、甚至没有国界的限制,超越了现实功利主义,给爱情想象留下了足够的空间,人们也尽量在网恋中寻觅在现实中寻觅不到的情愫与体验。

  在网恋发生的最初的时候,声音隐匿、身体隐匿,不可能调动各种感观获得全方位的信息,仅仅依靠网络文字“传情表意”,文字比任何一种媒介都能提供给人更广的心灵想象空间。而且依靠文字,获得的全是优点的感知,还有依靠各种符号制造出来的“眉目传情”,虽是没有基石的虚拟感情,但却可以让人们投入无限的幻想,每个人都可以将自己在网上结识的对象想象得尽善尽美,想象与自己如何地称心如意,构筑“海市蜃楼”般的爱的美景。只有心灵参与这种想象的空间恍惚、迷离中透析着一股神秘气息。故而,惟美性是网恋第一大特点。

  其次是游戏性。在网络的虚拟的世界里,为真空情况的隐藏提供了可能。在电脑媒介里,每个人都能做到想是谁就是谁,人改变身份,就像换衣服一样容易。正如彼得·斯特勒绘制的卡通画中所讽刺的,一只正在使用计算机的狗对另外一只狗说:“在互联网里。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因为真实情况的退隐,为网恋中各种游戏行为的存在提供了保护色。一个男人和另一个冒充女人的男人在网上竟“爱”的死去活来,回到现实,却发现都是男儿身,于是一个愿意全身而退,一个愿意冲破一切界限,“爱”到底。除了此等闹剧以外,还有恶作剧。如某位妻子,在网上注册为另一个女人,“勾引”自己的丈夫,以考验丈夫的忠贞程序。另外白发老人冒充少女,有妇之夫扮纯情少男在网上更是时有所闻。这种游戏甚至游戏到了“死”。

  去年12月,一位四川省广汉市的杨姓女中专生,因网恋引发了精神危机,精神崩溃,自缢身亡。自杀前夜,委托一位朋友在死后打开OICQ,看看自己的网恋情人是否伤心,第二天下午,当这位心情异常沉重的朋友打开杨的OICQ时,十余个在线立刻排成了队,各样的情话不断往屏幕上跳,这位朋友忍不住通报了杨的死讯,一个名叫“雨夜”的连打了三个“哈”,更有名叫“爱你”的干脆说:“你哄哪个?我就是成都的,没听说过。别装神弄鬼骗人,浪费我的时间。”稍停又发出“她死了,没关系,在网上永生。”在网上,死亡成为了类像,死不再是生的尽头,生与死不再是最大的距离,死有什么严重,甚至都够不上是感伤的代名词,游戏而已。

  再次是残酷性。有部德国电影,片名为:爱比死还残酷。爱的残酷,在于有一方把爱当作生命的价值和意义掏空了心去追求去付出,但是最后却发觉对方与自己根本不在一个牌桌上,爱情并非人们理想中长相厮守的心灵契约,而是孤空一掷的人生意愿。如果是一颗敏感的心便受不了人生荒诞感、幻灭感的挤压,难免发出爱比死还残酷,此生不会再有爱呼喊,为网恋痛不欲生者大多源于这种心态。网恋多是孤独时所为,春风得意的时候,谁还会想起网上的另一位。有人网恋只为了尝尝“犯错”的滋味,哪里会想到另一位在真心的付出。有人网恋只是为了练习打字速度,哪里会想到另一位字字泣血。网恋比现实的恋爱更能遮蔽更多的东西。网恋更多的只是创造短暂的甚至是虚假的快乐,而不能创造忘情的幸福。

  残酷性还表现在网恋发生在网上,不过是精神的交流,肉体是缺席的,然而缺乏肉体亲密交融的爱情是残缺的,不完整的,甚至是绝望的。后现代伦理认为精神与肉体俱有感知力,在精神上相互依恋之后,精神必然会引导肉身去感知,然而在网络虚拟的空间里,找不到肉身的存在,尤其当网络“关”上以后,虽然那般地用心地去遥想、追忆、聆听对方的声息,肉身所能感知的依然是无边无际的孤寂。

  网恋的残酷还在于那玫瑰彩虹的爱情梦仅属于现在,没有过去,也极少有会拥有未来。网络说分就分,说散就散,短暂而又迷惘,匆忙而又苦涩,第一次握手也许就是永久的再见,老死不相往来。网恋游戏性的存在,也决定了谁付出了真心,谁就会受到伤害。

  据网上调查,网恋的成功率低到只有千分之一,网上总是悲情多,欢情少,然而由于人类对爱的乌托邦的永恒渴望和冲动,网恋,就像是一朵美艳的罂花,那撩人的姿色依然会引诱网民前赴后继去靠近,去采摘。

编辑:东方起航点击数: 会员收藏][保存到收藏夹][我要投稿
部分图片或文字来源于网络, 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发生侵权行为, 请及时告知. 我们将在确认后作删除处理
Copyright © 2008 yh31 All Rights Reserved. 永恒网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