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网 > 日志文章 > 网络爱情文章 > 正文
网络的世界里只有两种人,一种虚伪,一种寂寞
时间:2016年09月08日来源:作者:字体[放大 缩小

   她说,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块柔软的地方,生长着两棵嫩绿的幼苗,会呼吸,会成长,我们以为他们会长大,变成一座森林,可后来我们才发现,它们独自生长,互相伤害,吸收同样孤独的氧气并且拒绝妥协。

  
  那片柔软的地,最终变得坚硬,变成我们不敢触碰的伤口,变成秘密。
  
  1
  
  她在微信后台给我留言,我有一个老故事,藏了很久,你愿意用最好的酒来换吗?
  
  凌晨两点,我失眠起来开电脑,看到她的留言,我回复,当然可以,故事越老,就像酒一样越醇。
  
  以为那么晚,应该不会看到。
  
  一分钟后,消息弹出来,那很好,醉了以后就遗忘。
  
  我笑了,我预感这是一个无眠的夜晚。
  
  怎么还不睡?
  
  失眠有时候就像下了一夜的雨水,漫过身体,让人窒息。
  
  很难受吗?
  
  是,就像生了一场大病,不肯吃那些白色的药片,发烧头晕,出冷汗,看到很多重叠的幻觉。
  
  看到很多东西?
  
  是,很多。
  
  你会害怕吗?
  
  不会,因为没有什么东西会让我感觉害怕。
  
  陈故,你相信网络爱情吗?最近我遇到这样的困扰,我需要答案。
  
  你爱上一个网络上的男子?
  
  是的。
  
  我不相信这样的爱情。
  
  为什么?
  
  因为网络的世界里只有两种人,一种虚伪,一种寂寞,就像白天和黑夜,在夜里出没的人都是寂寞的,而他呢!如果他也是寂寞的人,你们不适合在一起,寂寞会让你们很痛苦,可如果他虚伪,你还会喜欢他吗?
  
  我不知道,我从来没想过,我现在正跟他道晚安,他发了拥抱的表情,他要睡了。
  
  嗯,如果他爱你,就应该陪你熬夜,或者对你说不要熬夜,因为熬夜会使你变老。
  
  那天,我们的对话就这样开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断断续续,我才发现,在网络的虚拟世界里,我们的对话是虚空的,让人陷入一种寂寞和孤独中。
  
  嗯,你会不会害怕死去?
  
  死亡本来就是一件必不可少的事,我们每天忙碌地生活,工作,买东西,不就是为了让时间过得快一点,让自己更好地接近死亡吗?
  
  我感觉自己正在老去,记忆已经开始衰弱,有时候回忆都很困难,记性很差,会突然忘记上一秒的事。
  
  呵呵。
  
  黑暗中,我起来装了一杯冷水,听到手指寂寞的声音,夏天有清澈的风,从窗外轻声掠过。凌晨的夜空,沉寂而晦涩,有凝重的灯光在远处闪动,像疲惫的眼睛。熬夜会让人感觉口渴,不断地喝水,身体还是得不到满足。
  
  以前我会喝很多咖啡,然后让自己在夜里清醒,有时候写东西,有时候只是静静地抽烟,内心空荡的感觉像突然被抽掉了氧气,陷入虚空的状态,失去所有重量。看着天空慢慢亮起来,一个人在长久的失眠中,变得麻木和衰竭。
  
  凌晨五点钟,消息弹出来,她说,你的文字有一种晦涩的落寞,我看了你所有的文章,我看到你的样子,很瘦,喜欢黑色,不喜欢阳光,习惯走在阴暗的地方,树下,屋檐下,角落,喜欢沉默地生活,不与人微笑,不说话,我能感觉到你内心的孤独。
  
  她说,我们也许在同一座城市,我感觉到你文字里的气息,离我那么近,仿佛每天你都从我身边经过,或许是那个喝着咖啡穿着西装进入大楼的中年男人,或许是那个留着长发背着包等车的青年,或许是叛逆的学生,无处不在,可我们谁也认不出谁,我们带着伪装的面具,做着现实中的自己。
  
  我们算寂寞还是虚伪?
  
  陈故,你记得我的名字,我叫san,你要记得。
  
  2
  
  看到天亮起来,光线透过深蓝的雾霭,撕开一道裂口,镜子里的自己,因为熬夜而眼睛布满血丝,脸色憔悴,皮肤粗糙。
  
  我洗了澡,换了一身衣服,关掉电脑准备上班。
  
  几个月前,我从郊区搬到离镇中心近一点的地方,在一条狭窄的巷道里,一座五层的小楼,搬进来的时候只剩下二楼的一间房子,有厨房,没有阳台,只有一个大窗户,可以看到夕阳,我选择住下来,只是感觉这里适合我。就像一株被移植的植物,找到一个可以生长的环境。
  
  因为没有阳台,没法养花,只有一盆多肉放在窗台上,也疏于打理。
  
  我突然想养一只猫,每天可以在宿舍等我下班。
  
  每天步行十分钟去公司上班就,路过那家面包店,都会买一杯豆浆。
  
  慢慢戒掉喝咖啡,因为皮肤越来越粗糙,会喝很多水,感觉每个细胞都在不断地流失水分。我不知道我会对工作保持多久的热情,因为内心的不安定,我感觉自己走在自己的孤独里。
  
  接触新媒体文案编辑,需要创造一些新鲜的文字出来,我感觉到吃力,我知道自己不擅长,只是想做一个新媒体保守者,保持着一种态度,可是,这跟公司的目的是违和的,经常开会,我又十分厌倦,他们喜欢分析案例和跟随,这是他们的思维,与我不同,我便提前离开。
  
  在电梯口,遇到同事Alzn,平时我们很少说话,但我注意到他是因为,他经常一个人在办公室抽烟,肆无忌惮,公司是禁止抽烟的,可他是一个不被任何规律束缚的人。他是经常被讨论的人,因为英俊,讨女孩子喜欢,公司没有人不知道他。
  
  当电梯到达的时候,我们同时按了一楼。然后他看了我一眼,露出淡淡的微笑。他身上有种颓废的气息,尽管他的脸有着棱角分明的英俊,可是那种气息格外浓烈。
  
  很少见你准时下班。他有些戏谑的表情问。
  
  嗯,我提前走,他们还在开会。
  
  听不下去?
  
  是,不喜欢这种浪费时间的交流,可以给我一根烟吗?
  
  公司可是禁止抽烟的,他邪气慧黠地笑,如果接下来有时间的话,不介意陪我去喝酒?
  
  我也笑着,除了工作以外我是一个无事可做的人。他哈哈笑着,我突然感觉到对面这个男人内心深处的一些东西在下坠。
  
  我们拦下一辆的士,他对司机说去不夜城,打开车窗,我们抽烟,我近距离坐在他旁边,看到他手腕上的纹身,是一只蜻蜓,起飞的姿势。突然内心有风无声穿过,那种清澈熟悉的感觉,就像窗外流逝的光。
  
  3
  
  一家清吧,人不多,在二楼的一个拐角处,门口写着停留,大概是酒吧的名字,里面放着民谣音乐,有一只乐队,主唱是个留着长发的女生,一身白色长裙,背着吉他,她在舞台中间安静地唱着许巍的歌,灯光流泻,她就像一条自由的鱼,自由地呼吸。
  
  我们选在最远的角落,点了两杯龙舌兰酒,安静地看着舞台上的人,沉默,抽烟。
  
  你最近在写一些文章?我听她们说。
  
  是,不过,没写好。
  
  你可以写她,Alzn指了指台上,你会喜欢她吗?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我喜欢她,那种想跟她一起生活的喜欢。你一定觉得惊讶吧,因为我不是正常人。他笑起来,像开玩笑。
  
  不,你很正常。但是,她知道吗?
  
  她当然不知道,如果我说我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妹,你还会觉得正常吗?所以,我们……。她从小就跟她的母亲一起生活,我们在13岁见过一次,大概她已经记不得我了,但是,我一直在她身边,我们还是会在网上见面,我在网络上有另一个身份,我想象自己是个跟她没用血缘关系的人,在跟她相遇,相知,相爱……一直下去。
  
  这样能瞒多久?总有一天会被识破,何不如跟她坦白?
  
  没用的,坦白了又有什么用!
  
  那你做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无言以对,转过头看舞台上的女孩,已经唱完了一首歌,低头在给吉他调音,女孩用话筒在活跃气氛,说着下一首歌是汪峰的《无处安放》,全场鼓掌,他跟随着全场挥动着手。
  
  他突然哭,抬头喝下剩下的酒,拍起桌子,今晚陪我喝酒,醉了以后就遗忘。
  
  我见过真正想要喝醉的人,当他开始喝酒时,他内心的痛苦是已经填满的海绵,是一种想要把所有情绪都腾空出来,不断地喝酒,不断地哭,不断地吐的,最后让自己失去知觉。
  
  4
  
  凌晨回到家,我打开电脑看到她的留言,她说,我相信你说的,网络上的虚拟不可信,所有人都只是把它当作一种工具,捕猎性地存在着。我们在网上相识十年,从喜欢同一个作家开始,那时候我还是初中生,他已经在广州读大学,我们互相交换照片,打电话,互道晚安,直到他工作,直到我考上广州的大学,他已经存活在我的世界里,一个有着柔和形象的男人占据了我生命的全部,他告诉我,他在福建,等我毕业了,就接我过去一起生活,他爱着我。
  
  可就在几个小时前,这个男人告诉我他已经有了家庭,有两个可爱的孩子,叫我不要再惦记着他,我们之间只是兄妹一样的感情。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我已经麻木了,对于有些事动弹不得。
  
  陈故,我记得你说过,有些事,我们在意的只是过去,而以后才是我们要面对的。我准备留在广州上班,有时间,你可以过来找我。
  
  我关掉电脑,在黑暗中倒了一杯水,头有些痛,躺在地上睡过去,看到窗外有一束光落在我身在,有些冰冷。
  
  我我眼前出现Alzn喝醉的表情,用手扶着墙壁呕吐的样子,瘫坐在地上,嘴里一直喊着的名字,san,san......
编辑:慢灵魂点击数: 会员收藏][保存到收藏夹][我要投稿
上一篇:为爱同归于尽 下一篇:没有了
部分图片或文字来源于网络, 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发生侵权行为, 请及时告知. 我们将在确认后作删除处理
Copyright © 2008 yh31 All Rights Reserved. 永恒网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