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网 > 休闲阅读 > 灵异故事 > 正文
我是一个冥纸师
时间:2016年09月04日 来源:作者:字体[][

   大家都晓得,中国的祭祀丧葬都要烧冥纸。啥叫冥纸?就是俗话说的烧给死人的纸钱!

  
  但实际上冥纸不只是烧给死人的。一般情况下,冥纸有金纸、银纸、神纸、纸钱四类。其中金纸祭祀神佛;银纸祭祀先祖鬼差;神纸最神秘;最后的纸钱才是普通老百姓说的那种。
  
  为啥子我这么了解?因为我就是个冥纸师,也就是制造冥纸的手艺人。
  
  现在年纪大了,干不动咯,就把这些写出来给大家寻个乐子。如果恰好碰到同行,里面写的东西,你自己晓得就行,别说出来。
  
  我叫姜明,是个孤儿,从小跟师傅生活在一个小镇子上。
  
  从记事开始,我就晓得自己和一般娃儿不一样,因为我太丑了。左脸上有五道黑色的结痂伤口,从嘴角一直延伸到眼角,看起来非常吓人。这东西从小就有,并且随年龄增长还越来越大。
  
  冥纸店和其他生意不同,我们是白天休息,下午开张,晚上关门。至于原因,说是老祖宗传下的规矩,具体也说不清。
  
  师傅从小就教育我说,干我们这个行当的,是用冥纸沟通阴阳两界,遇到啥子古怪的事都不要觉得稀奇。
  
  真正第一件让我记忆深刻的事发生我八岁那边。
  
  八八年冬天,川渝一带不晓得咋个那么冷。才十一二月,居然下了两场小雪。一个阴沉的下午,突然有个浑身黑衣服,戴起个遮住大半张脸的帽子的人到了店里面。他走路的样子很奇怪,很僵硬,让我想到看过的木偶戏里头的木偶。
  
  虽然我年纪不大,但在冥纸店里长大,看到这怪人也不害怕。直接问他是不是要买冥纸?在靠近这个人的时候,我还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古怪臭味。
  
  我说这位大哥,我们店头的冥纸,物美价廉,要啥子有啥子。不仅有纸钱,银纸也有的。如果出得起价钱,等得起时间,金纸也不是没有。
  
  这浑身都包在黑色衣服里面的人根本不管我,直接朝正在整理一沓沓冥纸的师傅走了过去。师傅抬起来头,看到这个黑衣人说你要买啥子冥纸嘛?你直接跟我说。
  
  黑衣人开口说话,声音沙哑,非常难听:“姜师傅,龙头乡水塘村,麻烦你走一趟。”
  
  我当时觉得这个人有点怪里怪气的,一般买冥纸就买冥纸嘛,哪里还有让我师傅亲自送过去的道理?他以为自己是大官么?
  
  哪晓得我师傅盯着这个人看了好一会儿,然后点点头说要的嘛,我晓得了。我现在就出发过去。
  
  没想到师傅居然答应了!买冥纸还要单独送过去么?我有些不理解,但是我没想到的是更不能理解的事情还在后面。在水塘村,我将第一次完全真正地接触到这个世界的另外一面。
  
  那个浑身黑衣服的人不肯走,站在那儿不动。师傅叹了口气,从口袋里面摸出来一张皱巴巴的东西递给那个人说:“辛苦你了。”那黑衣人这才收下师傅递给他的东西,转身一步步走出门去了。
  
  我分明看见,刚才师傅递给这个人的,是一张有花纹的银色冥纸!
  
  那人走后,我就在师傅的指挥下收拾东西,各种不同用途和形状的纸钱,一搭一搭用红色的细线捆好,放进黑色布包。师傅自己在院子西边的一个阴暗的小屋里头不晓得在鼓捣些啥子,不过没过好久他也出来了,背后一个斜跨的布包,脚上一双黑色的布鞋,腰间还缠着条麻绳,头上戴着个破旧的斗笠。
  
  我跑过去,说又没下雨,师傅你戴个斗笠是干啥啊?而且还穿得这么奇怪。
  
  师傅笑眯眯地摸了摸我的脑袋说小娃儿啊,今天师傅就让你看看咱们冥纸师的能耐,让你知道你传承的可不仅仅是一手制作冥纸的讨口饭吃的手艺,还有很多很多。说到最后,师傅脸上的笑意收敛了,变得有些严肃。
  
  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很多年之后回想起来,一九八八年的那个冬天下午,就好像是一场宿命的开始……
  
  那个时候中国的交通还是很差的,从镇子去下面的乡村没有交通工具必须走路。龙头乡水塘村是个非常偏僻的村子,在山里头深处。川渝一带的山虽然不高大,但地形极为复杂,草木茂盛,再加上气候潮湿各种毒蛇毒虫较多,乡下赶路要很小心。
  
  我跟师傅走了约莫三个小时山路,才到了水塘村的地界。天色已经黑了,四周的荒草和小路看起来好像蒙了一层纱模模糊糊的。我们旁边有块石碑,上头雕刻水塘村三个大字。
  
  师傅从小就叫我读书认字,所以我虽然没上过学反而比那些读书的娃儿认字还早还多。
  
  “今天黑得有点儿早啊师傅,啷个才五点多,天就这么黑了哦。”我一边用手揉眼睛一边看师傅。
  
  师傅没回答,表情严肃地看着前面的水塘村,眉头皱的很紧紧。好半天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狗日的,这个村子恐怕有大问题啊。如果不尽快解决,不晓得要死好多人啊……明娃儿,今天不该带你来的哦。”
  
  我这才发现,原来不是天黑得早,而是这个存在周围,不晓得咋个包围起一圈圈黑气。这些黑气把整个水塘村笼罩在里头,所以才让我感觉天都黑了。
  
  我突然觉得有点儿害怕,朝师傅靠拢了些。师傅打开背包,从里面拿出来几张黄色的纸钱,然后朝着前面随手一撒。这些黄色的纸钱好像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操纵着,朝着前面距离我们最近的一栋瓦房飞过去。
  
  但是在马上就要靠近的时候,好像被眼睛看不到的透明墙壁挡到了,居然一下停止住,掉落到地面上。然后飞快地从黄变黑,最后变成了粉末。
  
  师傅摇摇脑壳:“已经不收了哦,恼火啊。”一边说一边从背包里面又拿出一根细长的绳子递给我,喊我一定要握紧,不管发生任何事情都不能放开。师傅的表情重来没有这么严肃过,所以虽然我不晓得这里头到底有啥子名堂(什么情况),但我还是点点头,然后用手紧紧抓住了绳子。
  
  做完这些事情之后,我和师傅就分别牵着这绳子的两头,一前一后的走进了水塘村。在走过那块石碑彻底走进水塘村范围的一瞬间,我立刻感觉到一股寒气朝我袭来。冷得遭不住啊。
  
  狗日的就好像冬天最冷的时候不穿衣服迎风走,冷的我牙齿上下打颤。想不通咋个这么冷?
  
  村子里静悄悄的,或者说是一片死寂,听不到点儿声音。我从没见过这么安静的村子,按理说现在正是吃夜饭的时候,但是不但没看到有煮饭的炊烟,没听到人的声,甚至连狗叫的声音都没得!
  
  那时候哪个农村没得几条狗?一般有村子外头的人进来,狗都开始狂叫了,但现在的情况就是狗也没叫,连个鬼影子都没看到。而且整个村子的区域好像都有一层薄薄的雾气,朦朦胧胧的。
  
  我脑壳里头突然冒出来个念头,这哪点儿像是一个村子嘛,这简直是死村,像是一个坟地哦!
  
  旁边的师傅突然举起手,我就看到他手上有了个火把。那火把上头在燃烧的,居然是浸泡了煤油的纸钱,好像煤油灯的灯芯样。但奇怪的是,这纸钱火把燃烧发出的光芒居然是红色的。红色的火光,在白色的雾气里头显得非常诡异。
  
  “师傅……这点儿咋个这么安静啊?”我喊了师傅一声。
  
  他没回答,只是拉了拉我手里头的绳子,示意我跟他朝前走。一路经过不少村中房子,奇怪的是这些房子的门居然都是打开的,借着师傅手里的火把还能隐约看到堂屋里头的一些摆设和锄头镰刀之类的干农活的东西。
  
  走了会儿之后,经过一个比较大的房子,我无意中看过去。就看到有两个人正坐在堂屋的桌子旁边,一个老头儿,一个老太婆,都穿黑色衣服。侧面对着门口,看不清楚样子。不过木桌子上面隐约摆起碗的样子,应该是正在吃饭。
  
  这就奇怪了撒。既然这个水塘村里头还有人的话,为啥子黑灯瞎火的,煤油灯也不点一个,要打起黑摸吃饭呢?
  
  我想不明白,但是看到师傅严肃的表情我也没有去问,只是握紧了手里头的绳子,老实跟着师傅朝前走。越往这个村子深处走,四周的雾气就越浓,而且也越冷,好像有一股子阴寒气使劲儿往身体里头钻。难受的很。
  
  不知道咋个回事,师傅突然变得有些着急的感觉,开始加快了步子。他的身影一下消失在前面的雾气里头,我也准备赶快跟上去,但突然就听到师傅发出一声生气的大吼,接着就是一阵古怪的声响,然后顿时觉得手头一松,那种绳子紧绷的被师傅牵着的感觉突然消失了。
  
  绳子断了!
编辑:诗雨 点击数: 会员收藏保存到收藏夹
上一篇:高速冤魂事件 下一篇:没有了
部分图片或文字来源于网络, 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发生侵权行为, 请及时告知. 我们将在确认后作删除处理
Copyright © 2008 yh31 All Rights Reserved. 永恒网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