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网 > 日志文章 > 爱情故事文章 > 正文
乡下人,不好!
时间:2017年04月16日来源:作者:字体[放大 缩小
  小伙子说,他是从乡下来的。
  
  姑娘上下打量,不太相信:小伙子个子不算高,和她差不多;容貌清秀,有点儿抬头纹,看着很机灵,穿件蓝衬衣,一条黑裤子。旁边一辆旧金狮牌自行车,也干干净净,就是左边的车把掉了。小伙子抬腕看了看手表,说要上班了。上车,一串铃声断了线,在阳光下满地滚动,滑过烟酒商店门前、修自行车的脚边,卖油馓子的、扫地的阿姨、坐着抽烟的电影院放映员们都抬起头看他,看他到桥边,拐个弯。再眨一次眼,他就没了,铃声还在阳光下,圆溜溜,明亮亮的,溜达。
  
  姑娘骑她的旧凤凰自行车,回家路上总想着,怎么捺一下车铃才好。大拇指悬着,一直没捺下去。见着家门前的桃树了,车轮踩着井盖儿响,隔窗闻见妈烙面饼的香。她下车,跟晒太阳听半导体《珍珠塔》的邻居阿公打个招呼,就进了家门,绕进厨房去帮忙。她问妈:乡下人好不好?
  
  妈说:有的好,有的不好。
  
  吃饭时,后爸边皱着眉头扒饭,边说:不好。
  
  姑娘的亲爸爸在遗像框里看着他二十四岁的女儿,他在那儿呆了也有二十年了。妈妈会吵架,会打牌,会缝褂子,会编蒲扇子,会种花,会养鸡鸭鹅猫狗,但是一个寡妇,养不活姑娘和她弟弟。媒婆嘴里画出个男人,“在局里有工作”,正离了婚,看妈妈长得清秀,也没想到她后来会胖得像公共汽车,就来当了姑娘的后爸。后爸有一个女儿,笨又懒,中午才起床,日落就躺下,一年洗不了十次澡。后爸觉得,亲生女儿这是公主命,既然如此,就得有女佣人伺候,有个男佣人更好。姑娘和她弟弟虽然手脚笨点,毕竟吃家里喝家里,那就当佣人使唤吧。炖鸡汤,公主女儿吃鸡腿,姑娘和弟弟吃鸡脖子和爪子。熬鱼汤,公主女儿吃鱼肉,姑娘和弟弟啃鱼头鱼尾。馒头,公主女儿吃肉包子,姑娘和弟弟吃白面花卷,蘸点儿腐乳。姑娘把鸡脖子上丝缕的肉、鸡爪的掌筋、抹匀了腐乳的花卷给弟弟吃,叹一口气。妈妈看了,抹抹眼角,打个嗨声。
  
  弟弟本来脾气很好。后来有一天,走路撞了桃树,妈妈才发现他近视眼,给配了眼镜。看清楚世界后,弟弟脾气变暴。被后爸欺负了,张口就吵。后爸吼:我不养你,你长这么大?弟弟吼:你养我吗?吃鸡脖子,吃鱼头,啃肉骨头,你就是养了条狗!吵完架,弟弟就把眼镜布塞眼镜盒里,拿几本书塞进书包,气哼哼的出门,在门口还会吼一声:我这就去美国!再也不回来了!
  
  每到这时,妈妈就叹一口气,走进厨房。打两个鸡蛋,坠在碗里的面粉上,加水,拌,加点盐,加点糖。直到面、鸡蛋、盐、糖勾兑好了感情,像鸡蛋那样能流、能坠、能在碗里滑了,就洒一把葱。倒油在锅里,转一圈,起火。看着葱都沉没到面里头了,把面粉碗绕着圈倒进锅里,铺满锅底。一会儿,有一面煎微黄、有滋滋声、有面香了,她就把面翻个儿。两面都煎黄略黑、泛甜焦香时,她把饼起锅,再洒一点儿白糖。糖落在热饼上,会变成甜味的云。这时候,弟弟准靠着门边儿站着,右手食指挠嘴角。妈妈说:吃吧。弟弟就溜进来,捧着一碗面饼,拿双筷子,吃去了。
  
  姑娘上完高中,工作了,顶的是亲爸爸的班,去做了纺织工人。后爸觉得公主女儿少了个女佣人,很不高兴;发现姑娘开始有钱买东西了,居然还买了辆二手的凤凰自行车,更是不快乐。回头发现公主女儿找不到工作——朋友都一脸抱歉说,请你吃螺蛳,喝黄酒,可以。送你盒越剧磁带,也行。工作啊,没法安排——于是就打起了算盘。他对姑娘说:你该回家来,做做针线,让你姐姐——那个公主女儿——顶你的班。姑娘巧舌如簧的说:我顶我爸当年的班,这是厂里给的福利;我要不干了,这岗位也没了,没法让。这里说完,回头她就和厂里领导通了气。领导都喜欢她,于是对摸到厂里的后爸摆出正经八百的表情:这是厂里的规定,啊!不是我们能定的,啊!
  
  所以后爸不一定真的讨厌乡下人。他就是想让姑娘生气,所以:乡下人,不好!
  
  姑娘想去看那个乡下小伙子。她上班时就在想:过了桥,绕个弯,到桥下运河边那条马路。左手边是运河岸,河上有许多驳船,船上人家就在甲板上摆桌凳,吃红烧鱼肉拌米饭;要吃水果和蔬菜,就跟岸边卖水果的喊一声,他们扔钱过来,水果贩子就扔水果、包心菜过去,溜达的闲人看着喝彩。右手路边是电影院,电影放映员闲时就出门,在电影院旁的烟酒铺,和卖烟的人聊天,蹭烟抽。烟酒铺柜台上老是拆开着一两包烟,谁过去都能点一支抽,再往耳朵上顺一支。烟酒铺过去是馄饨包子店,那里一片雾腾腾,常有人站在门口,擦眼镜上的水气。再过去是浴室。姑娘没去过,但知道里面经常有人掀起大被子一样厚的门帘,跑到烟酒铺买烟,去馄饨店要碗馄饨,“拌馄饨,不要汤馄饨!”——这样拿起来不烫手——去给浴室客人吃。再过去是五金店,老板总是坐在门口和人下象棋,边下边拍膝盖:“(用方言)我来一个(立刻改用普通话)当头炮!”再过去,是卖油馓子的摊子,摊主也卖麻花。小孩子午饭时喜欢吃油馓子,咔嚓咔嚓,吃得满地碎金,扫地的阿姨回头看见,摇头叹气。再过去是个修自行车的,再过去是个两层小楼,一楼是书店,也能租书看;主人平时在二楼浇十几盆花,看客人来了,楼上楼下对答:要什么书?报纸?钱放柜台上吧!——再过去,就是进出口公司的仓库了,那里有许多油亮发蓝的大卡车,卡车后面是栋灰色的楼,小伙子就在楼上办公。他在几楼办公呢?
  
  姑娘一个办公室一个办公室扫过去——办公室大多是空的——在二楼一个靠街的办公室看到了小伙子。他右手翻书,左手拿玻璃杯喝茶。姑娘敲窗户,小伙子抬头见是她,就把她让进了办公室。姑娘说:你新调来这里的吧?小伙子说:对啊。
  
  小伙子说,他是乡下人——这是姑娘第二次听见他这么开场了。他原先在进出口公司,据说要做科长了,可是别人看不惯他,说了他一些坏话,于是他被调来看仓库了。看仓库也不坏,人少,安静,可以看看书,可以吹吹笛子。闲了找人打牌,也没事——姑娘想:他会打牌,还会吹笛子啊——姑娘问:你会开卡车吗?小伙子愣了愣,说:不会。
  
  到午饭点了,小伙子说:吃午饭去吧——姑娘还没来得及脸红,小伙子就补了句:我有朋友在馄饨店等呢。他们俩沿路走时,扫地阿姨停下扫帚、压住烟尘看他们;修自行车的大叔笑眯眯的看他们,脑袋转了小半圈,又继续低头擦内胎、哼歌。阳光在头顶一路护着他们到了馄饨店。有一桌坐两个青年,见了小伙子,举手招呼。小伙子就指了指:我小兄弟们。
  
  接着就听见了吵架声。
  
  拿票排队端汤包笼屉那儿,两人在争,最后一屉汤包。下一屉蒸出来,还得好一会儿。一个矮个少年说:明明我先,你怎么插队?另一个大个子扛着肘子说:我是帮单位里买的,我急着!你靠后一点!俩人吵起来,人群站脚围观。小伙子看了看那俩人,又看了看他那桌朋友,大步走到大个子面前,拍拍他的肩:你怎么在这里?单位里有事,快出来!大个子一愣,回头看看,小伙子催了句:会计要找你,粮票的事。大个子一听着了急,跟了出去——姑娘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她看着矮个少年端走了最后一屉包子,端到了小伙子“我小兄弟们”那桌上。她想了想,还是跟出了店门。
  
  恰好看见大个子在门口出去七八步远,岔腿站着,涨红着脸生气:你搞什么?小伙子轻松的微笑着,阳光落在脸上,像手表表面似的亮:我说我哄你呢,我不认识你,也不知道你什么单位的。说完,他就把大个子扔下,进店门,顺手拉一把姑娘的袖子,到“我小兄弟们”那桌落座——几个青年已经聪明伶俐的把屉里包子吃空了,一边烫得嘴里嚯嚯连声,一边乐滋滋的看着跟进来的大个子,笑眯眯的——等大个子气走了,一路火车似的扑突扑突冒烟,他们又变戏法似的,从桌边摸出一碟藏好的包子来,连一碟带姜末的醋,递给小伙子:阿哥吃!——然后一起看看姑娘——阿姐吃!
  
  “阿姐”第二次去看“阿哥”时,掏出一副针织手套。第三次去看“阿哥”时,掏出一副塑料油瓶改装的自行车把。“小兄弟们”说:阿姐真是手巧!“阿哥”请“阿姐”去爬山,滑了一交,膝盖裤子破了,“阿姐”就踩着缝纫机给补好。妈妈过来,提起裤子看了看裤腿,点点头:小伙子不高啊?姑娘脸有点红,说:可是人长得挺好的!
  
  小伙子握着塑料油瓶做的自行车把,和姑娘一路铃声,踩响了井盖儿。弟弟放下高中课本,出门看了眼,立刻回身喊:妈,来客人了!妈在里屋,哎了一声。后爸听见了,走到门前看了看,眉皱得像干树枝。
  
  看到妈妈做了一桌煮花生、炖鸡汤、熬鱼汤、摊面饼、红烧鳝鱼,后爸的眉头皱进肉里了。看到小伙子吃着鸡腿肉而非鸡脖子、鳝鱼肉而非蒜头、拿面饼蘸白糖而非干嚼,后爸听见自己胸口的气在呼噜呼噜响。小伙子跟姑娘、弟弟和妈妈说:其实鸡爪子很好吃,广东那里就拿鸡爪子下酒、配粥喝;其实鱼头也很好,熬汤尤其好,天目湖的鱼头汤就很有名,拿瓦罐熬,尤其好——我出差时就吃过。后爸听着,鼻子边上的肉开始抽了。等小伙子走了,他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