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爱情故事搞笑文章网恋故事生活感悟散文诗歌爱情感悟伤感文章婚姻生活情感交流心情日记写人记事亲情友情
您现在的位置:永恒网 > 文章阅读 > 爱情故事 > 正文

在深圳的合租爱情

  如何短时间内击溃一个深圳人?
  
  不用给他刁难发际线的工作项目,也不用远房亲戚代入式战术催婚,让他换租一次足矣。
  
  本想着趁租约到期,从原本备受侵扰的合租房里搬出来,适当增加点预算,找个不错的单身公寓,但高昂的租金又把我拉回了合租的现实。
  
  并且一想到搬家时拖箱带盆的狼狈画面,满脑子都是东非稀树大草原上角马迁徙的实况,就会突然间觉得合租遇到的问题,都是些无关痛痒的小事。
  
  事实上,为了降低成本,合租的方式越来越成为深圳房客的最优解。
  
  闲鱼租房在今年3月份发布过一篇租房报告,数据显示每天有近万人在该平台上寻找合租室友,近7成租客愿意同陌生人合租,其中95后已成为合租的主力人群。
  
  而在我漫长的求租过程中,了解到这些合租客中间,有相当一部分是同居情侣,当共享硬件的生活方式遇上年轻的爱情,会衍生出一连串的现实问题。
  
  比如情侣分手后变室友、离婚后跟前夫的现任女友共处一室、合租的情侣档分手后互换对象……情节简直比泰国电视剧还要狗血。
  
  “为了省房租,我没敢说分手”
  
  Vera女24岁
  
  HR现住福田月租金¥1650
  
  刚到深圳时,Vera住在民治月租850块钱的工厂房改建成的小单间,推门就是床,厕所和生活区只隔着一张木板,加上房间通风不好,蹲大号都要下楼到马路对面的商场公厕解决。
  
  在部门同事的推介下,Vera开始在豆瓣小组跟帖,进了无数个同城租房群,找到了还算满意的室友:三房一厅带电梯,楼下是大型商超,附近是地铁换乘站,通勤距离从1小时缩短到了20分钟。
  
  那段时间见她,连气色都肉眼可见变好了不少。
  
  联系她合租的是一个清瘦的男生Dean,做法语同声传译,另一个房间住的是一对情侣,应届毕业生,做电子商务。
  
  搬进去前,Vera还是有所犹豫的,毕竟不是全女生的合租房,她甚至在心里假设了N种可能会出现的情况。但面谈过后,借着宿醉一般的第六感,Vera做了决定。
  
  生活上精打细算的Vera,却不是个吝啬的人,每每有大菜下厨,Vera都会叫来Dean和情侣二人共享,很快几人便熟络起来,泡吧探店无话不谈。
  
  合租的第三个月,Dean向Vera表白,她没有拒绝,偌大个城市,有个人陪伴能少些孤单。
  
  Dean提出可以不用让Vera付房租,但Vera还是坚持要AA,减半再减半的租金,她已经很知足了。原本Vera住的次卧,没过多久又搬来了新的租客。
  
  室友到恋人身份的转变,让沟通成本增加了不少,两人间的矛盾比Vera想象中来得要快。在聊起生活现状时,Vera对我说,有好几次分手的话都到了嘴边,但一想福田周边疯涨的房租,和自己那踮起脚才能摸到深圳平均工资的收入现状,就又把话咽进了肚子。
  
  “得过且过吧,又没到水火不相容的地步,住得舒服算是弥补了缺失的幸福感,我可不想回到遍地都是岭南蟑螂精的阴暗小房间……”
  
  在面对我的夺命连环问时,Vera轻描淡写地说。
  
  现实面前,真实存在的爱情并没有理想中的那样无畏无惧,物质不是必然,但一定是基础。
  
  “离婚后我们继续合租
  
  各自有了新恋情”
  
  娜娜女26岁
  
  客服主管现住南山月租金*
  
  娜娜是个潮汕姑娘,19岁时就早早结婚生子,今年儿子7岁,也是来深圳打拼的第7年。
  
  她情商高,机灵有主见,两年前晋升为客服部的主管,加班时间渐长,薪资却没有随之得到太多提升。
  
  娜娜老公的学历和家庭背景在同龄人中间没有什么竞争优势,网约车行业红火起来后,就开始了早出晚归的司机生活。
  
  高压职场生活对爱情的压榨,让二人变成大部分时间只通过微信交流的“线上夫妻”。
  
  “两个人的工作都很忙,儿子的学习和起居都是我一个人来负责,孩子跟他爸没什么感情基础,就只黏我一个人……”
  
  “一年到头,性生活次数一只手都数得过来,孩子他爸就像我最熟悉的陌生人一样……儿子的所有开支都担在我身上,单是教育这部分的支出就占我净收入的80%……”
  
  年后婆家三兄弟在老家盖新房,她老公却是几乎掏光了近些年的存款。有时候对感情的心灰意冷只需要一瞬间,虽然深觉对不起儿子,但娜娜还是提出了离婚。
  
  碍于经济压力,双方并没有搬离曾经的爱巢,孩子判给老公后,被安顿到了汕尾老家,娜娜住进了原本儿子的房间,除了催缴房租水电,两人几乎零交流。
  
  从夫妻到合租室友的身份转变,在周围朋友眼中是不太能理解的事情,尤其是离异后二人一前一后开始了新的恋情。
  
  前夫的现任是他的乘客,同是离异单身,未生育。娜娜的现任是小她两岁的鹅厂程序员,恋爱经历干净得像白纸。
  
  前夫时不时会带女友回合租屋过夜,刚开始房间里氛围尴尬到空气凝固,久而久之就算跟前夫的现任打照面内心也毫无波澜了。
  哪想她反倒主动宣示主权,觉得眼下娜娜的存在影响了二人的感情发展,旁敲侧击让娜娜尽快搬离。
  
  娜娜既愤怒又委屈:“当初押金是我给的,离婚后AA的租金也一分没少,理应搬出去的明明是他们!”
  
  孩子不在场,娜娜没有了思想负担,不必强忍情绪去“成全他人恶心自己”,互撕过程我就不多描述了,真有点《三十而已》剧中顾佳暴打学生家长的感觉,以至于事后闹到了派出所。
  
  女人何必为难女人的道理,在租房问题面前可不一定是悦耳的声音。
  
  最近跟娜娜闲聊,得知她终于要搬出去和现任一起住了,拗不过鹅厂小哥的大男子主义,每月六七千的房租全都由他来支付。
  
  “合租房里,连嘿咻都像偷情”
  
  大川男23岁
  
  短视频运营现住罗湖月租¥3200
  
  大学毕业后,大川和处了4年的女友留在当地发展,北方三线城市的生活成本不比北上广,满足生活质量的同时还能有些积蓄,也不必拎着便当在前胸贴后背的公交车上晃晃悠悠一个半小时。
  
  考虑到未来,大川还是决定到一线城市闯一闯,征求了女友的意见后,二人来了深圳。
  
  和很多初来乍到的深圳人一样,城市边缘终日喧嚣的城中村是他们的首选,8块钱一份的蛋炒米粉拌起辣椒酱,依然能吃出不小的幸福感。
  
  因为缺少租房经验,抵深两个月就搬了三次家,其间还被不知道是几手的房东坑骗了两万块钱。好在顺利找到了不错的工作,跳跃的工作节奏让大川两人无暇顾及生活上遇到的小挫败。
  
  为了能安下心来专注搞钱拼事业,大川和女友搬了第4次家。
  
  他们选了大公司旗下的全国连锁租房品牌,四房一厅的小区房,与另外5个陌生人共处一个屋檐下。住进客厅的隔断卧室,墙壁的隔音效果几乎为零,小两口“被迫”听着舍友在公共区域谈论的个人隐私。
  
  “那一对怕不是某方面不和谐吧,咋没听到过动静呢?”大川印象最深的便是合租室友谈论他们的私生活。
  
  聊到这时,大川抱怨到“平时解决生理需求都要捂住嘴,生怕被室友听到些什么,光明正大处的对象,现在搞得跟偷情似的……”
  
  厕所里永远有人,花洒永远没有热水,客厅永远有攒了半盆的白袜子,隔壁永远会传来歇斯底里的争吵声……
  
  蜗居的爱情是小确幸的温暖,合租的蜗居爱情是数不尽的憋屈和无奈。
  
  问及大川对当下生活的看法,他顶着因为早晨没排到热水冲洗而Kuso的头发,双眼还是闪着憧憬的光:
  
  “眼前的只是暂时的,大城市没有‘活’不下来的人,只有不愿意‘活’下去的人,好好搞钱,改变世界太虚远,改变生活品质最实在。”
  
  记得抖音上有段很火的音频:“今天的不开心就止于此吧,明天依旧光芒万丈呀宝贝……”
  
  不被生活黑洞所吞噬的万丈光芒,大概是每个深圳人最热气腾腾的勇气。
  
  后台有收到过这样一则留言:一周4天向往独居,2天思考为什么要来这个城市,还有1天因为晚上回家舍友留的灯而觉得还能坚持一段时间。
  
  当我借着换租的机会重新审视自己的合租生活,发现比起室友动了冰箱里我的鸡蛋,我更在乎那句“今晚别点外卖了,我蒸鱼,大家一起吃”;比起浴室里乱丢的脏衣服,我更在乎的是有人能在阵雨来临前帮我收回晾晒在天台的衣物……
  
  合租,是各取所需式的围炉取暖,这种状况百出的生活方式像一个城市精神收容所,能包容一切形式的不开心和不富有。
  
  合租生活里的那些爱情日常,精打细算也好,一地鸡毛也罢,都是生命最鲜活的样子。
  
  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深圳人的爱情赏味期很短,一段缘分来得快去得也快,没有车马邮件,取而代之的是年年上涨的租金,但一盏深夜时刻还未熄灭的灯,不就是遍地玻璃碴的生活里,那颗酸酸甜甜的糖果吗?
  
  窝居的爱情,拼单的生活,有像Vera和娜娜那样隐忍的,也有像大川那样乐观的,寒窑之下,每个人都在奋笔疾书自己的深圳故事。
  
  愿你在深圳,也能遇到一盏为你而留的灯,一个与你同进退的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加入收藏 | 返回首页 | 网站地图

永恒网 YongHengWang 版权所有 内容转载请注明 部份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 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