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爱情故事搞笑文章网恋故事生活感悟散文诗歌爱情感悟伤感文章婚姻生活情感交流心情日记写人记事亲情友情
您现在的位置:永恒网 > 文章阅读 > 情感交流 > 正文

回忆微浅,亦真亦梦

  爱情,死亡、追忆,当一个故事讲述了这些,定会有苦涩。憋着泪,哭不出,仔细感受,发现心里其实是温暖的。像被海水的压强压迫着,努力着浮上水面用力呼吸。
  
  很少有人,能将一场误会设计的那么美。渡边博子用书信怀念去世三年的未婚夫,幻想着信件能寄往亡者所在的天国。一份份回忆,却被送到了一位同名为“藤井树”的女孩家中。
  
  无论是在最初,还是得知两位“藤井树”是国中同学后,博子一直在追忆着自己去世的爱人。对她而言,似乎没有真正了解过自己的未婚夫。博子渴望了解他,那些信件被赋予了感情与回忆。每封信内看似简单的字句,她并没有意识到,再见这个词,她说不出。
  
  “我只拥有他生命记忆的一部分”,博子在信中说。那座名为“藤井树”的冰雕上,她尽可能得为其加上细节,有关英语试卷的故事,有关田径比赛的故事,有关借书卡的故事。她用力的护着那座冰雕,殊不知那座冰在慢慢融化,还留下掌心寒冷的痛。
  
  博子写给藤井树的“情书”,是一场祭奠,关于回忆的祭奠。
  
  那只被冰封的蜻蜓,看起来是如此的清晰完整,能看清它的触角,能看清它的翅膀,能看清它的身体。这是博子对逝去爱人回忆的期待,是我们对于逝去事物回忆的期盼,希望在阳光缄默的冬日想起时,能够依旧美丽、清晰、温暖。
  
  《情书》有着很奇妙的设定。博子去世的未婚夫是藤井树,在他的家乡小樽市有一位同名同姓的女生也叫藤井树。而这位女树,长得又与博子一模一样。一个在长崎,一个在小樽,博子与女树就像平行世界故事里的主角,他们在小樽擦肩而过时,有一种不真实感。
  
  女树骑着车从博子身边经过。博子喊了一声藤井树,女树回头望了望,只看到了人流。
  
  她们就这样错过,一个人停在原地望着前面的人向前穿行。而前面的人不管不顾地前行,不清楚把谁丢在了后面。
  
  相遇了,却不曾真正相识。
  
  博子关于藤井树的回忆融在那几封信里。女树关于他的回忆,则都在那几张借书卡里。少年的她,没有发现那本《追忆似水年华》背后的秘密。时间百转千回,她发现曾分享给博子的,有关男树国中的回忆,是属于她自己的,而不是属于博子的。
  
  也许每个少年都是像男树这样,喜欢一个人却要装出高冷的并满不在乎的样子,暗地里依旧是要为那个她创造美好与浪漫。
  
  骑着车在一片金黄中打闹,同学们为同名同姓开的各种玩笑,一起担任图书管理员,一起值日,女树借朋友的相机望着男树在运动会上的身影,男树靠在图书馆的窗边看书,这些都是属于“藤井树们”的回忆。
  
  女树写给博子的“情书”,是一段怀念,对于年少青春的怀念。
  
  国中时懵懂的女树,没有发现书中的画。即使长大了,依旧没有发现与男树过往的真实。也许当她再次将《追忆似水年华》拿在手中,眼前呈现的,会是男树的笑,飘落的樱花花瓣,还有飘荡的纯白窗帘。而她只能坚决又不舍的转身离开。
  
  日本有着这样的一个典故:“春日的樱花婀娜多姿,但其根下总埋着尸骨”。皑皑雪山下,男树的祭奠、女树父亲的过世、冻死在冰雪中的蜻蜓、旧屋搬迁、抢救女树,在纯一片洁之美中始终环绕着死亡的讯号。而我愿意相信,岩井俊二在说:“美好与遗憾,是不分离的。”
  
  所以,回忆啊,亦真亦梦。会忍不住想尝一尝,尝到甜还要尝苦。尝到了苦,就流泪了。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加入收藏 | 返回首页 | 网站地图

永恒网 YongHengWang 版权所有 内容转载请注明 部份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 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