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爱情故事搞笑文章网恋故事生活感悟散文诗歌爱情感悟伤感文章婚姻生活情感交流心情日记写人记事亲情友情
您现在的位置:永恒网 > 文章阅读 > 网恋故事 > 正文

那个夏天,我心里装了一个远方的少年

  2016年冬天,一直对游戏不太感兴趣的我,被室友连哄带骗地拉着玩起了王者荣耀。我没什么游戏天赋,室友只领我入门却不指教,我成为宿舍最菜的玩家,逢玩必输。
  
  为雪前耻,我整个寒假都在家苦练技术,可依旧是白银玩家。开学后,我请段位较高的室友收我为徒,但她只顾着和男友一块玩,没时间带我。我单方面宣布和她解除师徒关系,在手Q40区的大厅发了句:找师父,最好能带我排位。
  
  女孩子发的消息总有很多人应和,瞬间,我收到十几条好友申请。我一条条划过申请,挑了一个头像较好看的通过了。
  
  这位玩家ID叫“七楼的小哥哥”,王者段位,简单地招呼后,他与我匹配,邀我进入游戏。因为怕坑他,我玩了最拿手的妲己,清兵守塔跟着团战。他玩韩信,负责带节奏,只花了十几分钟就带着我方躺赢了。
  
  我发去私信赞叹:“师父,你好厉害。”随后,我把QQ发给他,叫他没事拉我一起玩,隔了好几天,我才收到好友申请。这位七楼的小哥哥态度高冷,成为好友后也很少回复我的消息。我试图另寻师父,一个王者玩家带我玩了一次。他态度很凶,仅是匹配,我就被骂了好几次,如果是排位可能要杀了我。
  
  我只好继续骚扰七楼的小哥哥,他虽聊天很冷淡,却从不嫌弃我玩得菜,愿意用小号带我。一个赛季就要结束,七楼的小哥哥提出,下个赛季带我一起排位。他教我,法师不能一直呆在中路,清完兵线,要去帮队友。一局游戏结束,他认真和我讨论上局的操作,事实上,我几乎没有什么操作。
  
  慢慢,我们的交流从游戏延伸到日常,我知道了他姓谭,家在成都,和我同龄。像素未谋面的好友,我们每天互道早晚安,我不再叫他师父,只叫他“小哥哥”。在心里,我偷偷叫他“谭先生”。
  
  一次,看到谭先生在游戏中,我发消息过去,他秒回了我。平时在QQ上找他,他回复极慢,这次却很及时,我问他:“哟,玩游戏还回这么快。”他再次秒回:“游戏而已,重要的人发消息,都会回的。”
  
  我调侃道:“那我是你重要的人吗?”
  
  他回了句“是的吧”。母胎单身的我被这话狠撩了一把,心里冒出师徒关系之外的念头。
  
  三月初春,学校里的花都开了,湖边的垂柳随风摇摆,和我一起荡漾着春心。
  
  那阵子,我经常看到谭先生带一个叫“等等”的女生玩游戏。我莫名有点发酸,问是不是他的女朋友,得到否定的答案后,我窃喜了好久。
  
  始于游戏的相识,总觉得有些不切实际。高中时,我和一个西安男网友聊得很投缘,他突然表白说喜欢我,我无从应对,吓得删除了好友。而这一次,我明显察觉自己对这位远在成都的“师父”有了依赖感,时常无意识地和朋友聊起他。听我天天聊起游戏和师父,朋友打趣说:“你不会喜欢上他了吧。”
  
  朋友的话一语惊醒梦中人,我开始陷入一种甜蜜的纠结,怕自己畏畏缩缩错过喜欢的人,也担心从未谈过恋爱的自己受伤。我试探性地问谭先生要照片,他说自己不喜欢拍照,磨了好几天也不肯发。
  
  想起网上那些惨不忍睹的网恋奔现贴,我心情复杂,想,趁我刚刚对他有点好感,如果长得丑,就赶紧扼杀恋爱的念头。我继续厚着脸皮死缠烂打,他终于发了一张直男视角的自拍。
  
  我第一次看清谭先生的长相,双眼皮,小麦色皮肤,眼睛比我大,鼻子比我挺。我欣喜略略自卑地想,幸好自己皮肤白。
  
  游戏亲密值足以确认关系时,我问他,想当我的什么人。他答,都可以。顺水推舟地,我和他在游戏中确认了恋人关系。5月20日,他送我一个镶钻的手链,我送给他一件白T恤。但关于现实中的关系,我们只字未提。
  
  作者图|在游戏里确认恋人关系
  
  我一直迷恋赵雷的《成都》,每天单曲循环,梦想去成都旅行。现在,去成都又多了一个理由。我问谭先生:“如果我去成都,你会不会见我?”
  
  他迅速回复:“肯定会见的。”
  
  我把他说的话放在了心上。暑假,我和室友同去苏州一个电子厂打工,想赚够十一假期去成都的旅费。
  
  苏州的夏天阳光炽热,天空湛蓝。但打工的第一个月,我无缘阳光,每天值夜班,负责安装摄像头的前置线。苏州的饭菜我也吃不惯,总觉得甜腻腻的。谭先生让我发个定位,要看看我们相距多远。第二天,我收到一大箱子零食,都是我喜欢的。他说,不想吃饭的时候,就吃点零食,不要让肚子饿到。
  
  我每晚八点上班,次日早上七点半下班。谭先生也找了一份暑期兼职,因此,我们的交流时间很少,只有休息日才有机会一起玩游戏。电子厂的老员工仗着我是暑期工,总要我多做工,每组4个人共完成400个摄像头的前置线安装,我一个人就要做150个,如果我拒绝,他还要向管理生产线的组长告状。
  
  我忍不住向谭先生吐槽。为了缓解我的糟糕情绪,他每天向我分享遇见的有趣事情,承诺等我来到成都,带我去看大熊猫。
  
  那个夏天,我们的关系突飞猛进,开始频繁打电话。我开玩笑说,如果我们是男女朋友就好了,谭先生顺势接应,说,那我们在一起吧。
  
  没有正经的告白,我们莫名其妙地在一起了。整个暑假,因为做夜工,我狂掉头发。但想想,一切辛苦都能变成去成都的旅费,愿景总能抵消工作的疲累。
  
  夏末,假期结束,我回到学校,揣着打工赚来的7000多块,兴奋地计划起成都之旅。
  
  谭先生却突然向我提了分手。几天前,他去医院检查出窦性心律不齐,不是很严重,却成了他分手的借口。他开始忧虑起未来,说我们离得远,不会有结果,他心脏也不好,不想以后拖累我。
  
  我伤心欲绝,哭着给他打电话,不断质问为什么要分开,我们才在一起几天呢。可除了对不起,他什么都不再说。在我的要求下,他没有删除我的好友,但在游戏里,我成了一个孤独的玩家。
  
  恋爱再短暂,也不是毫无所得。我给他寄去一封信,整整三页信纸,没有抱怨和眼泪,只感谢他带给我的一切。自那时起,我有了给他写信的习惯,情意写在纸上,总觉得比发信息有温度。
  
  偶尔,我还是会给他发消息,说些稀松平常的话,他很少回我。我明白自己的位置,不再问他在干嘛,想他的时候就写信,每天写几句,写了满满一本。
  
  十一假期将近,我决定按原计划去成都。买火车票,订好酒店,简单做了攻略,最后告诉谭先生,我要去成都,不是为了见他。
  
  其实这么说,是我不确定他会不会来见我,这份喜欢太冒险。我向来胆怯,这会儿却突然变得勇猛,简单收拾好行李后,我奔向火车站,像是奔赴一个约定。
  
  去往成都的火车晚点一个半小时,我在候车厅百无聊赖的刷着手机,忐忑地期待接下来二十一个小时的漫长旅途。
  
  车上,我突然收到谭先生的消息,问我到成都住哪。我表示自己订好了酒店。他却让我把酒店退掉,说一个女生住酒店不安全。我赌气道:“不住酒店,难道睡大马路吗?你又不是我男朋友,管这么多。”
  
  他说:“把酒店退掉,我去接你。”
  
  压抑许久的情绪瞬间爆发,我一下子哭了,难以置信地反复问他“真的吗”。火车咣咣当当地行进,离目的地越来越近,我紧张又期待。若知长路有跌绊,我倒希望,是因为他。
  
  次日中午,谭先生如约在成都火车站接到我。见面后,我发现他谎报了身高,他说自己176,其实只有173。
  
  不过,之前他问我多重,我也撒了谎。那时我112斤,自觉有些胖,为了保持形象,我佯称自己106斤。但经过一番失恋的折腾,见到他时,我真的瘦到了106斤。
  
  过马路时车来车往,我轻轻揪住他的衣角,走了一段又觉得别扭,索性放了手。他一下揪住我的手,我心跳加速,不知所措地被他握着。一路,我们的紧张握在掌中,一言不发地往前走。
  
  我们去了青城山,天气雾蒙蒙的,下起了雨。爬山时,我有些口渴,但景区饮料价格翻了一倍,我想节俭一些,又反悔说不喝了。走了一会儿,我回头发现他不在,心里焦急地想,他不会对我不满意,偷偷溜掉了吧。
  
  沉思中,突然有人从身后拍拍我,是谭先生。他把一瓶奶茶递给我,说:“好像女孩子都喜欢喝这个。”这个动作,让之前的所有忧虑都落了地,我主动牵住他的手。
  
  返程的地铁上人山人海,他用胳膊圈出一方小小的安稳之地。我们白天出去逛街玩乐,晚上一起玩游戏。眼前的一切恍然如梦,导致我玩游戏难以集中注意力。他发现我操作差劲,直接抢过手机替我玩,不一会就传来了“victory”的声音。
  
  短暂的假期很快结束,车站分别时,我情不自禁地哭了。他摸摸我的头,说:“没事啦,下次我去找你。”
  
  我们正式成为异地情侣,谭先生是我的初恋。我走过几次成都的街头,他也来我的城市吹过风。我依旧时常给他写信,写满一本就寄过去。
  
  生日时,他攒了很久的钱来看我,送给我一块DW手表、一根纪梵希唇膏。我没有戴手表的习惯,问他,怎么买这么贵的礼物。他说:“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看到手表就能想起我了。何况,你值得用好的。”
  
  我的眼泪又出来了,当初一腔孤勇地追随,终于得到了温柔的回馈。始于游戏,陷于技术,终于人品。大家都说,网恋不靠谱,可不靠谱的从来不是认识人的方式。起点、终点都不重要,难得遇到对的人,我愿意用所有的勇气,打破世俗去爱他。
  
  2019年10月,我第三次去成都。一如以往,他来车站接我。闲来无事,我偶然翻到,床边的电脑包里存着我写给他的信,厚厚一叠。我有些惊讶,写了近三年的信,从未收过回信,我一直以为信都被他扔掉了。
  
  在过去的信件中翻捡那些抽象的字句,猛然间,我仿佛回到2年前的夏天。没有哪一个夏天会如那个夏天一样,我心里装了一个远方的少年,不顾一切地奔他而去。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加入收藏 | 返回首页 | 网站地图

永恒网 YongHengWang 版权所有 内容转载请注明 部份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 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