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爱情故事搞笑文章网恋故事生活感悟散文诗歌爱情感悟伤感文章婚姻生活情感交流心情日记写人记事亲情友情
您现在的位置:永恒网 > 文章阅读 > 生活感悟 > 正文

关于生活的依托

  在明治神宫求得一签,上书:寄物。
 
  明治神宫的大御心和浅草之类的神社不同,签书不显吉凶运势,更多的是一种启谕。寄物,寄物,我把这两个字放在心里把玩了好几天,这才恍然,原来是“托物寄兴”的意思。
 
  虽说算不上是个迷信的人,但对很多冥冥之中的遭际有种天然的敬畏。得到这一神谕之后,我惊觉“寄物”这两个字似乎就是自己这两年来的生活状态:对人的兴趣点逐渐变得很低,对物的依恋倒是与日俱增地绵长起来。
 
  朋友常揶揄我是“游牧民族”,一直在外面飘来荡去,似乎从没有“长根”。再往前几年的话,或许是真的如此吧,总想着出门,想着往外走,想着脱离生活日常,想时不时就对这寡然凄寂的生活来一场盛大的逃离。
 
  photobyJoeNigelColeman
 
  但这几年真的不是如此了。
 
  记不清是哪一次出差,恰巧遇上雷暴,飞机延误5个小时。我一个人坐在机场,一直待到半夜12点多,飞机才起飞。连日的疲惫与心力交瘁,加上在去机场的路上淋了点雨,整个人开始发虚,头脑混沌,鼻腔酸涩。
 
  坐在逼仄生硬的飞机座位上,我突然无比想念家里的大床,那是我精心挑选而来的床垫,它的松软,它的绵柔,我记得我的肌肤和它织物纹理摩挲时的感觉,像一双宽厚的大手,像一个爱人的拥抱,把我从沉溺的湖底捞起来,把我带入一个被阳光好好晒过的怀抱。
 
  彼时彼刻,我的脑子中只有一个想法,“回家,回家,我想立马回到那张松软的大床上。”
 
  那一瞬间,我突然明白了朋友说的“长根”是什么意思了,这种眷恋并非是只能对人产生,也可以对物。
 
  甚至,我们对物的眷恋更牢靠,更真实,因为只有纯粹的东西,才不容易消失。
 
  大概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吧,我渐渐学会把对人的寄望与依恋转移到物上。还记得俊美如神祇的裘德洛曾在《年轻的教宗》里说过,“IloveGodbecauseitissopainfultolovehumanbeings.”
 
  倒也没有这么绝望,但我非常认同的一点在于:微物中真的有神。
 
  这真的是一件年纪越大感触越深刻的事情,和消费主义,和物质欲望统统无关。而是,有时候,当陌生的风景无法再激起心中的波澜,我们不如就转身注视那些日常陪伴在自己身边的事物,从它们身上汲取一点笃定的安全感,从它们身上窥见一丁点光亮,或许凭着这一点点的光亮,就可以捱过晦涩漫长的人生。
 
  “寄物”,“寄物”,我又把这两个词拿出来揣度了一遍,或许这两个字真正的意思是:允许自己浸润到生活当中去,在与“物”的相处中找到久违的幸福。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加入收藏 | 返回首页 | 网站地图

永恒网 YongHengWang 版权所有 内容转载请注明 部份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 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